【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当前位置: 首页>阿拉法特简介>正文

阿拉法特身后之谜—阿拉法特逝世及其对中东局势的影响

2007-05-05 06:23

 阿拉法特身后之谜—阿拉法特逝世及其对中东局势的影响
巴勒斯坦前驻华大使,中东问题专家
穆斯塔法•萨法里尼博士北大演讲
2004-11-18

主持人:今天晚上的主讲人是萨法里尼先生,一提到萨法里尼先生有两个非常亲切的词,我在这里需要介绍一下,一个是校友,他是我们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博士毕业生,他是在七十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另外一个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词汇——“铁人”,在巴勒斯坦你提到前任驻华大使萨法里尼,可能没有太多人知道,但是如果你一提到铁人,那么大家都知道是萨法里尼先生。今天晚上,萨法里尼先生的演讲主题是阿拉法特之后的中东局势,众所周知,萨法里尼先生和阿拉法特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在先生任驻华大使期间,凡是给阿拉法特的公文,最后落款都是你的儿子萨法里尼。所以我们的条幅上也特别注明了这点。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先生发表专场演讲。

萨法里尼博士:
بسم الله الرحمن الرحيم

同学们、朋友们,我今天抱着两种不同的心情。第一,我特别高兴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回到我的母校,看到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同学,我们爱戴、尊敬的领导人,关心关注中东局势的发展。另外一种呢,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巴勒斯坦民众,对阿拉法特主席的去世感到实在的悲痛、伤心。

你们肯定会注意到,两个星期以来,国际社会很关注阿拉法特的病情,并且他们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哀悼。联合国降半旗致哀,欧洲领导人也对阿拉法特的去世表示哀悼。阿拉伯国家在埃及开罗为他举行了葬礼,所以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和政府政要都参加了,通过媒体,你们也看到了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是如何告别他们伟大的领袖。所以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位老人会这么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呢?回答这个问题前,我觉得有必要回头看看历史。

我今天演讲首先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巴勒斯坦民众,第二也是作为一个北大毕业的博士学生,一个很好的机会,和同学们坦率地讲阿拉法特对中东问题,对巴勒斯坦的民族正义事业所发挥的作用和贡献,我是老外,哪里说不清楚,同学们可以随时提出来。

我要说,我们应该从历史角度来看看今天中东的局势,我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年,看到中国对历史是很重视的,“以历史为鉴,面向未来”虽然中东地区的历史和很多地区不同,但是我要强调巴勒斯坦有五千年的历史。但是有一些西方研究历史的学者歪曲历史说,该地区只有两千年历史,这是两个概念。说两千年的历史的是有些国家,就是美国和以色列。

因为两千年以前,以色列曾经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一部分建立了以色列,我们说五千年的历史,因为五千年以来一直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是巴勒斯坦人——迦南人!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两千年以前,以色列人就是犹太人受到周边的国家,具体的说是以前的埃及,它受到宗教的压力,逼着他们移民到巴勒斯坦,我们巴勒斯坦当地人欢迎他们,照顾他们,这是事实!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的一部分移民在这个地区建立了以色列国,以色列在当地只有80年的历史,后来巴勒斯坦又连续受到外来侵略,从那时候起犹太人和巴勒斯坦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强调的事,他们来巴勒斯坦前后,巴勒斯坦人一直居住在那里。

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巴勒斯坦成为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为自己的利益,为了争取英国犹太人的支持,和更容易控制和分裂阿拉伯国家,发表了《贝尔福宣言》,“贝尔福”是当时英国外交大臣的名字,它的内容就是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他们的犹太国,到第二次大战的时候,在美国的支持下联合国通过了一个决议,分治巴勒斯坦的土地,就是181决议,这个181决议在1947年11月29日通过,把巴勒斯坦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建立巴勒斯坦国,另一部分成为犹太国,当时这个决议分治两国的土地面积几乎一样, 181决议还把耶路撒冷Jerusalem交与国际管理。

1948年,在美国支持下,以色列发动第一次侵略战争,不仅侵占了联合国181决议给他们的48%的土地,之外还占领了巴勒斯坦整个领土的70%土地,包括181决议提出来作为国际管理的西耶路撒冷也被他们占领了。从那时起,巴勒斯坦问题在联合国就变成了难民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更不是侵略和被侵略的问题。综上所述,以色列这个国家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利益产物。联合国把巴勒斯坦问题压放在抽屉里,不再讨论了。因为,以色列侵占了70%,巴勒斯坦只剩下两个不连续的地区了,就是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加沙地带给埃及管理,约旦河西岸给约旦管理,从那时起就这样了。当然了,当时我们是反对的,这是不公正的,你们都了解,因为当时联合国是美等大国的工具,所以就这么通过了。因此巴勒斯坦问题自1948年后就没有被讨论过。这个背景是个事实,你们翻一翻历史就会知道,巴勒斯坦所受的不公正的对待。

阿拉法特主席和其他的巴勒斯坦领导人发现,只依靠别人的力量是难以处理巴勒斯坦问题的,我们相信要靠自己来拯救自己的国家。所以1965年1月1号我们爆发了人民武装斗争,阿拉法特率领五十年代秘密建立和领导了“法塔赫”运动。开始和以色列打游击前,我们与阿拉伯国家的兄弟交换了意见。说实在的,我们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明确的表态,因为阿拉伯国家不是一个国家,虽然阿拉伯国家只一个历史、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但目前有22个国家。你们可能会问:一个民族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国家?你们也知道,因为法国英国为了控制阿拉伯地区, 1917年签署了《塞克斯——皮科尔协议》,把它分成了这么多国家。(塞克斯是英国的外交大臣,皮科尔是法国的外交大臣)。为了瓜分阿拉伯国家,法国和英国把阿拉伯地区分成许多国家。

1964年,在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首都举行了不结盟国家领导人会议,伟大的令人爱戴的周恩来总理参加了这次会议。阿尔及利亚当时支持阿拉法特发动人民武装斗争。在大会期间,阿尔及利亚领导人对周恩来总理说,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朋友。阿拉法特主席一见到周总理就说:谁不知道周恩来总理啊,马上上前和他握手,阿尔及利亚总理就说:好像用不着我介绍啊,你们好像是老朋友一样。

阿拉法特给周恩来总理介绍当时的情况和巴勒斯坦问题,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支持,他还邀请阿拉法特到北京来访问。

于是1964年下半年,阿拉法特来到北京访问,是秘密访问,不是公开的。在与周总理会晤的时候,他讲当时的情况。周总理很诧异地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很难闹事的,大国肯定不允许。另外周总理也提到,中东不是一般地区,涉及到大国利益,第一是原油很多,第二位置也很敏感,很重要。你们闹革命很困难,但是你们能爆发革命,把革命继续下去,你们的力量会慢慢发展起来,这是了不起的事。当然,在那段时间,当时的局势和现在不同,当年我们受到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支持。

196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第一个国家,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唯一的合法的巴勒斯坦人民的代表。现在我们谈到阿拉法特通过爆发革命给巴勒斯坦人民也好,给阿拉伯人民也好,带来了希望。因为1948年,以色列通过侵略战争,打败了阿拉伯国家的联合军队。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第三次就是67年,以色列在美支持维护下,侵占了整个巴勒斯坦领土,也侵占了戈兰高地、西奈半岛,所以你们看看,阿拉法特能够通过人民武装斗争,把巴勒斯坦问题从联合国很久没有讨论的抽屉里拿出来,摆在国际社会面前谈。从此,巴勒斯坦问题成为中东核心问题,不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就解决不了中东和平问题。这就是阿拉法特所作的巨大贡献。

另外,在67年中东战争以后,我们游击队员在那段时期,就是67年下半年,在黎巴嫩南方,为什么在黎巴嫩南方? 因为在那里也就是黎巴嫩和巴勒斯坦边境,我们建立了一些不大的游击队基地,在戈兰高地和约旦也有。

我先不谈我第一次见阿拉法特时的情景,继续谈他对巴勒斯坦人民正义事业的贡献,在68年,巴方收到一个军事情报,说以色列准备消灭所有在巴勒斯坦--约旦边境的游击队员,当然我们游击队员在那里还不到两百人,没什么武器,而以色列装备很先进,不用一个小时就能消灭掉我们。当时阿拉法特收到情报,在一棵大树下,我记得他带着帽子。他提到毛泽东主席说按理以色列入侵,我们应该撤。我们也不懂应该撤到哪儿,但是这次情况不一样,因为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在第一二次中东战争中都失败了,我们必须给阿拉伯国家群众和巴勒斯坦人民带来希望,打以色列一巴掌也可以,献出那么多烈士也可以,所以他决定了要跟以色列打,23号早晨,以色列坦克飞机进入了这个小村——卡拉马Kerama,真不巧,卡拉马Kerama的意思就是“尊严”,所以当时,阿拉法特说通过我们的卡拉马战争,我们要夺回我们的尊严,决心很大!

按照他的命令, 一百多个人,按每5个人一组,分成小组。背上反坦克火箭RBG和机枪,等以色列军队进入卡拉马村以后,发现村子里没有动静,没有游击队员,是空的。但到了傍晚,天还没黑,那些游击队小组冲击他们的目标,以色列不知道这些游击队员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游击队员和以色列军队面对面的作战,以色列空军也丧失了他的作用,以色列军队一下子就乱了,只能和游击队队员一一作战。战斗中巴勒斯坦游击队员里出现了许多中国的董存瑞。以色列军队撤军时也很乱,按照毛主席说的呢,可能更应该追着它打!以色列在任何战争中都绝对不留下任何痕迹,但当时,他们有三四个坦克已经被击毁,这是很大的成果,以前阿拉伯国家和他们战斗中都没有过的。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我要说,在这三四个坦克里面,发现没有别人,只有驾驶坦克的人,已经被烧死了,我们看到驾驶员的右手被锁住跑不了,以色列被称作是一支打不败的军队,确实是,它是拥有美国先进武器装备的世界上第五大军队,我们拉着这些坦克给群众看,你们可以想象群众对阿拉法特有多大期望,多么爱戴了。

我们也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因为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1974年联合国邀请阿拉法特代表巴勒斯坦讲话,因为它承认巴解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承认巴勒斯坦的民族权力,我们的民族权力包含三个方面:第一,让48年被以色列赶走的巴勒斯坦人返回家园;第二,我们有自决权,决定自己的命运,第三,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是联合国的决议,国际社会的立场。阿拉法特在讲话的最后说:我今天来到这里,左手拿着橄榄枝,代表和平(Peace),代表我们的希望,用和平来解决中东问题和巴以冲突,我的右手拿着自由战士的枪freedom fighter gun,这反映了阿拉法特希望和平解决中东问题和巴以冲突。他代表着热爱和平与自由的巴勒斯坦人民。

阿拉法特曾经提出,建立一个多民族的民主国家,因为整个巴勒斯坦领土还不到2.7万平方公里,让我们和犹太人建立一个统一、民主的国家。但是以色列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一个种族国家——犹太国,不愿意和其它民族与宗教生活在一起,不履行联合国所通过的决议,不听国际社会的呼声。继续占领巴勒斯坦领土,打击巴勒斯坦人民,使我们对和平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失望。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继续人民武装斗争。

88年也是转折点,从67年到88年,巴方没有承认安理会67年通过的242号决议,因为242号决议仍然是不公正的,比181号决议更加不公正,因为242号决议是把以色列48年侵占181号决议指定面积以外的所占领土合法化。181决议给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几乎相等的面积建立各自的国家,把耶路撒冷交与国际管理,但以色列侵占了整个巴勒斯坦面积的70%,包括耶路撒冷西部。所以我们说242号决议更不公正,分给以色列更多的土地。但是,国际社会包括阿拉伯国家承认了242号决议,巴勒斯坦为了和平不得不做出让步。

88年11月15日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的巴勒斯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根据181和242号决议巴方宣布巴勒斯坦建立了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

242号决议说的很清楚,以色列应该立即无条件从67年占领的土地上撤军,意思包括东耶路撒冷,所以我们宣布了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我们做了很多让步。当时国际社会承认了我们宣布的巴勒斯坦国,并和我们建立外交关系。值得一提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当时是钱其琛外长到我们使馆参加了换旗仪式,67年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京办事处在88年正式改为巴勒斯坦国驻华使馆,现在有一百多个国家承认了巴勒斯坦国。

阿拉法特主席为了实现中东和平和稳定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等美国、苏联提出和平倡议在西班牙首都,召开马德里国际和平会,阿拉法特主席为能够推动和平进程,做了不懈的努力,他考虑了国际和地区局势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考虑到90年代和60年代的时代是完全不同的,决定参加和平进程。当时,阿拉法特面临的问题,是怎么说服他自己所领导的人民和不同的派别,去参加和平进程。你们知道巴解组织像一个联合政府,下面有不同的组织,这些组织从哪里来?48年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大部分领土时,很多巴勒斯坦人被迫移民到周边阿拉伯国家,每个阿拉伯国家的巴勒斯坦难民,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建立自己的巴勒斯坦组织和运动。69年,在阿拉法特领导下,所有的不同派别的巴勒斯坦组织被拉到解放组织领导下。当然这些组织受到当地政府的政治影响,很难把他们完全统一起来。所以阿拉法特要说服他们放下武器,进入和谈是不简单的事。更不用说连阿拉法特自己建立和领导的“法塔赫”运动也很难说服他们,也需要克服许多困难,才能够说服他们。因为在美国的支持下以色列例来采取侵略和扩张政策。不相信以色列有信誉来和谈解决中东问题,就这样在阿拉伯法特领导下巴勒斯坦进入和平进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正式承认了以色列,以色列也正式承认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这里我有责任说,没有阿拉法特就没有奥斯陆协议,也没有今天的和平进程。

在拉宾时期,和平进程发展比较顺利,取得了武装斗争不能取得的成就,这证明了中东问题和巴以冲突都可以通过对话和和平协商解决。很遗憾的是拉宾被以色列极端分子暗杀了,后来和平进程碰到很多曲折,很多困难,更不用说沙龙上台后,所有我们在拉宾时期取得的和平成果都被破坏,以色列还重新侵占了巴方控制的地方,用强硬的政策,用各种各样在21世纪不该采取的手段。包括政治、军事封锁,随意抓捕领导和群众,摧毁民房等等,连巴勒斯坦人民选举的总统也被软禁三年,你们想想一个国家的总统被外来侵略在本国软禁三年,到底有没有民族感情!

阿拉法特去世了,我们穆斯林相信,人的生命还是在真主的意志那里,不过可惜的是目前死因还不清楚,有很多说法,我不能乱说,等着弄清他的死因。给我们安慰的是,国际社会的立场表明,阿拉法特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怎么办呢,我要解释一下,现在在巴勒斯坦领导人里谁都不能发挥阿拉法特的作用。那天凤凰卫视报道了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有几百个人游行,高兴得不得了,我可怜他们,我要告诉他们,阿拉法特的去逝对以色列肯定是不利的,因为他为了他们的安定和发展做了不少贡献,也让步了不少,并且一直把和平处理问题作为战略选择,他即使是在软禁中也坚持了下去。

在我们内部,特别是法塔赫,有许多杰出的领导人,可以继承他的崇高使命。可惜他在世时没有实现他的愿望。他有两个愿望,第一就是要亲自看到巴勒斯坦人民建立以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第二就是他能够在耶路撒冷安葬。很可惜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这是以色列例来无视联合国的决协,无视国际法,无视人道主义所造成的。

我说任何人都不能代替阿拉法特所包含的两个原因:

第一, 从他的地位和所承担的职务来看。你们可能不清楚,媒体报道也是不准确的。阿拉法特的职务第一个呢,他是法塔赫领导人、也是巴解组织领导人、加上巴勒斯坦国主席和民族权力机构主席这四个职务。关系是什么呢?解放组织是一个联合政府,里面有不同的派别——里面最大的力量是法塔赫运动,(法塔赫领导解放组织),如果比喻的话,法塔赫是我们的党,巴解组织是政府,有很多派别。临时权力机构是临时政府,过渡政权。按照我们和以色列93年签订的奥斯陆协议,规定将于5年之内也就是98年宣布为独立国。但是由于以色列和美国这样的立场,到现在也没能成立。

法塔赫的第二个人物,第二把手也就是法塔赫的秘书长法路可•卡度米(Farouq Kadumi),阿拉法特去世以后,就被选举为法塔赫的主席。他从和平进程的一开始就没有回到巴勒斯坦,一直在突尼斯总部,为什么呢?是不是跟阿拉法特有分歧呢?不是,是不是对和平进程有异议呢?也不是。就是因为奥斯陆协议规定在过渡阶段所有的外交事务和国防事务还是由以色列来管,所以卡度米留在国外,领导我们巴勒斯坦国的对外事务。说实在的,这个人不太受美国欢迎,也不太受到以色列的认同。卡度米是法塔赫的创建者之一,在巴勒斯坦人民和各派组织中有很大影响。

解放组织,是阿拉伯世界和国际社会承认的巴勒斯坦人民唯一的合法代表,巴解第二个人物,第二把手就是巴解秘书长是马哈穆德•阿巴斯(Mahmud Abas)。阿拉法特去世后,被推举为巴解组织主席。他一直参与巴以和平谈判。法塔赫和解放组织是两码事,我们应该分清楚。

1988年11月15日宣布了巴勒斯坦独立国,阿拉法特被举为巴勒斯坦国总统。现在这个位务,自阿拉法特去世后,一直没有被选人代替。

巴勒斯坦民族主席就是过渡政府,1993年奥斯陆协议产生的结果。1996年举行的大选,阿拉法特被选举为民族权力机构主席。按照民族机构的想法,如果主席辞职或去世,应该在60天内进行大选,选举新的主席。在这个60天之内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立法院院长,担任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临时主席。根据宪法,现在有拉奥嘿•法秃赫Raohi Fatoh为临时主席。我们巴勒斯坦已经宣布2005年1月9日为大选之日。目前,有十几个候选人。法塔赫已经推荐了阿巴斯作为唯一的法塔赫代表参加明年一月的大选。关键的问题在于以色列能不能为公正、透明的大选创造条件。第一应该从控制的巴勒斯坦地区撤军,第二允许不允许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民参加大选(1969年大选,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民都参加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从组织上啊,我觉得一个人来代替阿拉法特做这么多的职务是不可能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阿拉法特是那样受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在目前,特别是沙龙上台以来呢,采取了强硬政策,软禁阿拉法特,重新侵占轰炸巴勒斯坦土地,有很多派别相信应该用武力对付以色列的行为,比如哈马斯、民阵等等,这些组织认为面对以色列所作所为必须采取强硬的政策,他们除了阿拉法特外,很难有人能说服他们,约束他们。阿拉法特是国家之父,他们绝对不会向阿拉法特摇头,可能在背后会,但是在他面前肯定会点头,因为他们好像是儿子和父亲一样的,所以有任何新决议出台,我认为只有阿拉法特存在才会通过。从这两方面,他是代替不了的人物。

巴勒斯坦问题其实很简单,比任何其它地区问题都好处理,就是占领与被占领的问题。以色列撤走问题就不存在了,要说问题很复杂,因为不公正的国际秩序还存在,无论在中东还是其它地区,联合国不发挥作用,美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奉行单边主义。我不是广泛地说,美国在哪里,就是问题在哪里!特别911后,美国的所作所为让我们更加悲观!

让感到我们乐观的就是你们,为了一个小小的国家领导人的去世,北京大学的同学们这么关注。能够给我许多安慰的是中国近20年取得的发展,在国际社会和地区热点问题中,中国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了。

巴以冲突不需要更多的决议和倡议,只需要我们现在已经有的决议来落实。我们现在和以色列签署的协议,双方如果能执行它的权力和义务,包括我们觉得不公正的242决议,我觉得问题就不存在了,和平进程的基础就是242号决议,是联合国所通过的决议,那为什么不能举行?我认为原因在于美国一方。美国在别的地方,一直觉得它的利益有问题,不管联合国承不承认就出兵,逼着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跟它走!

以前,美国对中国的立场不也是不管吗?但你们看看近几年,就大不相同了。所以,给我们安慰的、让我们保持乐观的是看到这个发展中国家——最大发展中国家能够在国际社会保护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我相信在中国采取这样又独立又和平的外交政策,继续推动国际社会向多边主义发展,让联合国发挥大的作用。我觉得我们不但会解决中东问题,其他问题也会解决。所以你们看看,中国从一开始,四代领导人,在毛泽东——毛主席,我很尊敬他的——毛主席的时代,中国是第一个国家承认巴解是巴勒斯坦的唯一合法代表。在伟大的邓小平时期,也是第一个国家承认巴勒斯坦国并把我们的办事处换为使馆,我成了巴勒斯坦驻华大使。70年代初,我本来是驻京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副代表。90年代成为巴勒斯坦国驻华大使,在江泽民主席和伟大的胡锦涛主席的领导下——我说伟大,因为给我们一定的希望,就是这个乱七八糟的国际形势不会继续下去——中国已经到了一个程度,美国要想半天才能够下手,过了五年、十年,你们等待着看。所以,我感谢我的同学们,给我那么好的机会,保持我的微笑。阿拉法特的微笑,我告诉你们,在最困难的时候,阿拉法特没有一次是没有微笑的,他总保持着乐观和希望,我相信巴以冲突在国际社会的参与,特别在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样公正立场下,很有希望解决的。我告诉你们,很多人说中国亲巴勒斯坦,我说不是,我告诉你真的不是,你看看媒体,你看看外交部发言人,巴勒斯坦做的任何不对的行动,中国不支持,是谴责。以色列任何行为不符合和平进程,也谴责也反对。中国是有责任的国家,有公正的立场,我们需要这样伟大的国家发挥更多的作用。

在这里我带来了中国对目前巴以冲突和中东问题的五点倡议。路线图是由美国提出来的,后来俄罗斯、联合国、欧盟加入,仔细看,联合国四个常任理事国都在里面,美国、俄罗斯、欧盟也有英国和法国,但是作为有责任的大国及常任理事国成员,中国为了推动和平进程,早日实现中东和平和稳定,欢迎和支持这个路线图:

一、中方对“四方”正式公布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表示欢迎和支持,认为“路线图”内容积极,为以巴恢复和谈提供了良好基础。希望以巴双方抓住时机,采取切实措施配合国际社会的促和努力,争取早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二、以、巴双方应尽快正式宣布接受并执行“路线图”计划。当务之急是双方立即停止以暴易暴和冤冤相报,为恢复和谈及达成协议创造条件。以应撤军至2000年9月28日前的位置,停止对巴采取的军事打击、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的措施及“定点清除”政策,冻结定居点建设,缓解巴人道主义危机,恢复阿拉法特主席人身自由。同时,以的安全应该得到充分保障,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有义务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活动。中方支持早日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欢迎巴举行民主选举及在政治、财经、司法、行政等方面进行改革。巴人民有自主选择政治体制的权利及其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合法领导人应得到尊重。对于在实施“路线图”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双方应本着开诚布公、平等协商、互谅互让、先易后难的原则,通过谈判加以解决。

三、为确保“路线图”计划得到落实,应当及早建立公正、权威、有效的国际监督机制。

四、以联合国有关决议、马德里和会确立的“土地换和平”原则及各方已达成的协议与共识为基础,尽快恢复以色列同叙利亚和黎巴嫩的谈判,以达成各方均可接受的最终解决方案,最终实现中东地区全面、持久和平。

五、推动中东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和义务。国际社会应增加对中东问题的关注和投入,联合国应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倡议尽快召开由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及有关各方参加的中东问题国际会议,并愿积极参与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国际努力。

我认为这样的倡议真的很公正,里面提到必须保障以色列的安全,中国也提出来了。我觉得这样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提出来的这样的倡议会得到整个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欢迎和支持,所以我们感谢中国提出来的这个公正的倡议,并且希望越快越好,实现中东的和平。可能我说得乱七八糟的没有头绪,可能没有你们感兴趣的,但是你们有什么感兴趣的问题,我很乐意,很坦率的回答。

大使:清楚么?清楚?

学生:清楚。

主持人:好,下面欢迎大家提问。

学生:大使先生,目前巴以双方的分歧主要在什么地方,第二个问题就是未来的中东局势将有哪些变化?

大使:我刚才可能有的地方说的不是很清楚,我觉得,有两个方面,第一要国际社会要更多的参与中东问题,因为中东的稳定涉及到整个国际社会的和平和稳定,但是很可惜的是,大国尤其是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你知道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很大——不但要控制中东,他们要控制中东是为了限制别的国家的发展,他对中东的政策在他的国际战略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阿拉伯的原油占国际原油的2/3以上,控制了这个资源,恐怕会影响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中国,中国的原油进口40~50%都是从中东来的,问题在于美国是否能公正的参与中东事务,也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发挥更大的作用,让以色列撤军,让以色列承认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我觉得很难。以色列的利益,我可以说,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国家,会给以色列带来安全。安全是双方奉献的,他们不得到安全,我们也没有安全。所以我们双方都应来奉献安全。我觉得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肯定以色列也受到威胁,所以我们看看以色列的安全,同样也是我们的安全,今后,如果公正的按照联合国决议处理巴以冲突,我觉得我们就会和平共处,我们会为了未来人民的利益,为了中东和平、稳定和发展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

以色列采取以暴制暴、武力、单边主义,我觉得都不符合21世纪。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要从加沙地带撤军,谁不同意?我们也支持,但是他从加沙地带撤军的目的是为了永远保持对约旦河西岸的占领和控制,现在是21世纪,他们却在我们的领土上建立隔离墙为了他们所谓的安全。我觉得,事实证明,不会给他们带来安全。

我还记得,朱镕基总理对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总理说过的话,我不知道哪一年,内塔尼亚胡来中国参观访问的时候,1996年还是1997年,内塔尼亚胡先生去万里长城参观游览,回来和朱镕基进行会谈,正要会谈之前,内塔尼亚胡自豪的说:“哎呦!你们伟大的万里长城!我们以色列需要这样的万里长城,为了避免阿拉伯国家的威胁。”朱镕基总理的回答,我觉得符合21世纪领导人的风范,他说:“现在这个万里长城是一个游览的地方,而核武器、导弹不会给任何国家带来安全,除了和平共处、谈判,不会给任何国家带来安全。”所以我觉得,我们希望以色列认识到在这个2万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按照联合国决议建立两个独立的国家,和平共处,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人民创造更好的安宁、稳定、发展的条件,那个时候我们的和平是可以实现的。我不知道我答的是否符合你要问的问题。

学生:萨法里尼先生,对于阿拉法特先生的逝世,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那么我们在阿拉法特先生生前的时候,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他是穿着富有阿拉伯民族色彩的服饰,带着头巾。他经常说他是一个自由的战士,对不对?那么今天您出席我们的见面会,您并没有穿上阿拉伯民族服饰,那是不是意味着曾经是铁人的您将放下手中的钢枪继续在阿拉法特先生生前制定的“以土地换和平”的政策下继续同以色列和联合国合作?谢谢。

大使:好,感谢。我要说的,我确实没有带阿拉法特的头巾,但是阿拉法特的思想,他的崇高的使命在我心中,特别是,今天我看见那么友好的北京大学的研究生,我觉得你们,五年、十年不但会在中国也会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很大的作用,这个给我带来希望。虽然我没有一次是悲观的,我一直保持乐观,因为我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没有任何人能剥夺我的权利,以色列三次侵略战争,美国的支持,每天的轰炸,每天的暗杀和屠杀,也没有处理问题,也不会处理问题。伤心的是,欧洲的媒体,美国的媒体,比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媒体的宣传还强,中国要了解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或者发展中国家要了解中国的发展情况,报道和消息大部分来自西欧媒体。我们所看到的是,天天有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很惨的暗杀。但是很少有媒体报道,如果美国或以色列在任何地方碰到任何问题,就会被媒体广泛的报道,影响国际社会的评论。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值得注意!

你认为我们愿意对以色列进行自杀式爆炸?我们反对任何针对贫民的暴力行动。这不符合二十一世纪。但是,我敢说,任何人都接受不了以色列这种不可忽视的镇压,简单的刚才我说了,一个总统在他的土地被外来侵略软禁三年,你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哪个能欺负呢?我还记得,董存瑞抗击外来侵略。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阿拉法特发挥的作用就是给这些暴力行为很多的压力和约束。但是,有很多个别的暴力行为控制不了,比如拿我本人来说,天天从家门口出去,碰到以色列军队和坦克,对我们耀武扬威,甚至进入我家欺负我家里的人,乱抓乱骂,我觉得是任何人接受不了的,就算是丢了性命也要咬他们一口,所以有些巴勒斯坦人针对以色列贫民的行为,被别人看作是恐怖行为,但是以色列的所作所为却是国家恐怖。

但是我们还相信,希望很大,刚才我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国际社会,你看看,阿拉法特去世,世界都在哀悼,也希望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希望就是给巴勒斯坦一定的鼓励,能够避免暴力行为、以暴制暴,不可接受的方案。我相信通过和平谈判、国际社会的参与,我们会处理中东问题,特别在你们的参与和你们所发挥作用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研究生,你们写的问题,我告诉你们,每天我去查,中国研究生对中东问题怎么认识的,怎么了解的,自然比其他国家的研究生影响大,所以我相信通过今天的聚会,来了300多个人,我认为本来要来十来个人。

两个星期以来,80%中国的媒体都提到阿拉法特和哀悼阿拉法特。到任何地方,因为我是老外,说中文说不清楚,我现在不当大使,当大使时有几辆私人的公车,我可以到处跑。现在有时候我打的,打的的时候我告诉司机,我还是聊政治,我们涉及到巴勒斯坦,“嗯,巴勒斯坦好的邻居。”是不是他认为我是巴基斯坦人,我说我是巴勒斯坦人,我还拿笔写来着,最后他说,你干脆说阿拉法特嘛。(笑,鼓掌)不止一次。

阿拉法特主席1992年到2001年,我很荣幸的给他组织五次到中国参观访问,他说,93年签了奥斯陆协议,98年应该我们宣布巴勒斯坦成立独立国,99年宣布了巴勒斯坦独立国。哎,不成,很多国家发表它们不同的意见。2000年到中国来,我记得他一个月可能去了30多个国家,他来中国的时候跟江泽民主席谈,准备根据奥斯陆协议和242决议宣布巴勒斯坦独立,中国的立场很明确的,这个是你的事,当然不是这样,非常支持,这个你们有自决权,你觉得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对你的事业,对你的人民,对和平进程有好处,中国支持,并且为什么你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早在1988年就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他指着我,这个就是你们的驻华大使。我从人民大会堂到钓鱼台,很近的路,我坐阿拉法特的车上,他想想也不说话,我跟他说话也不听我的,不知道怎么了,有什么意见,我有点担心,我说:“阿拉法特主席,你想什么呢?”他说:“江泽民主席说的对,他说我们应该多想,从各方面来想这个问题,最好通过谈判,双方同意再宣布。”他就决定当时决定推迟宣布巴勒斯坦独立国了,你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影响多大。阿拉法特主席很重视中巴关系,我们很自豪有这样的好朋友。

学生:萨法里尼先生,您好!我知道您曾经是阿拉法特先生亲密的战友,在座的同学也希望了解,在过去阿拉法特早年的时候他和以军战斗的情况,比如在1967年的时候,阿拉法特是唯一一个打败以色列军队的阿拉伯将领。您能不能介绍一下他过去指挥战斗的情况?

大使:刚才我说,卡拉马就是在尊严村,阿拉法特所领导和涉及的卡拉马战斗,谈到我个人,阿拉法特是整个巴勒斯坦人民之父,我在67年可以算是游击队员里面最年轻的一个小伙子,在67年他到黎巴嫩南方,我们当时在黎巴嫩南方不是公开活动的。当时,他不是我的战友,他是我的领导,我很尊敬的领导。他谈了很多事情,那边是很危险的地方,当时我们打游击,可能因为我表现的好,有一点勇敢,他对我鼓励,他给我提了个外号“铁人”,我很自豪得到这样的外号,肯定有比我还勇敢的战友,当时有些战友为了国家献出自己的生命,他并且把我作为他的干儿子。从那时起,在任何报告和关系中,我们就是儿子和父亲的关系。

68年卡拉马战斗以后,他推荐我到中国,我和二十来个人,我们是随军来的,这个西方媒体也不报道的,二十来个人在昌平部队呆了差不多一年,学政治,学军事,当时有林彪。所以有了这个关系,从那时候一直到现在,阿拉法特对我一直像对待儿子一样。72年的时候,我在北大半工半读,我也参加了上山下乡,开门办学。大字报我也参加了,在北大啊。我还要告诉你们我最好的朋友是陈云桂,就是在大寨那边。我在北大找到了一位很漂亮的同学,当时在北京大学的时候,文革期间,有些严格的要求,但是我的对象是老挝人,也是我们北大的,当时我征求她的意见,她没有回答,老挝政府也不同意,夫人的爸爸和周恩来总理关系特别好,她的爸爸是老挝的经贸部部长,之前我是不知道,我们结婚了。后来我回黎巴嫩去,我还记得可能我是晚上11点到阿拉法特的办公室去,人来来回回,没有机会谈论任何事情,我害怕受他的批评,我也参加了他和别人的会谈和会晤,最后他两点半就是深更半夜还要会见记者,记者从外面来采访他了,他说:“铁人你坐着。”然后他说:“你爱人呢?”我说:“在啊!”然后叫别人派车去接她,送她结婚的礼物,我忘不了的。并且说,父亲不接受他的儿子结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的感情特别特别好,别人做不到的,我觉得可能我跟阿拉法特有点调皮的,我觉得他就是真正的父亲。

去年我去巴勒斯坦,他的官邸,很可怜的,第一,要回国,以色列同意,发了个通行证给我,好像我去以色列一样,我去我的国家跟去别的国家一样。告诉你们,我们受苦受难很多

江泽民主席他去巴勒斯坦,我办了很多手续去才能够去巴勒斯坦迎接江泽民主席。那次很成功的参观访问,我无比的高兴和振奋能够看见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巴勒斯坦进行参观访问,我荣幸地陪同主席参观访问东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清真寺。参观结束后,我有机会到现在的以色列,我的老家haifa,特拉维夫附近的一个地方,看望了我的家族。我的姐姐、我的妹妹和我爸爸以前的亲戚,我看到他们非常高兴。去年我去了阿拉法特的官邸,他身体真的不好,一般晚上十点钟他和他的客人一起吃晚饭,几个人来了,让我们进来,坐在他的桌子旁,一起吃饭。我那天十点钟去了,在他的办公室有一个长桌子,他的警卫把它整理了一下,吃的很简单,就是黄瓜、鸡蛋、橄榄油,我发现他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他拿了几块切成块的黄瓜,我坐在离他第三个人的位置,他递给我,我拿了吃,过了一会儿,他给我两块鸡蛋,我吃了,他说:“怎么了?我不是给你吃,给你旁边的人一起分。”他喜欢亲自给他的客人吃的,但是我呢,我觉得,他给什么,我吃什么。(笑)正好他说了这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对面坐着一个人是我很好的战友,是整个约旦河西岸的警察官,他要说话,说:“阿拉法特主席,你还记得铁人67年穿着黎巴嫩南方当地人很奇怪的衣服。”他什么都没有回答,过了五分钟,他点头了,告诉那个人,就是那个警察官,“我还记得铁人不但穿那个服装,还要带基督教的十字架”你们看看,阿拉法特去年还记得67年一个小小的事情,他的精力很强,是很不俗的人,是很伟大的人。我还记得他每次来,一进他的卧室,我很希望帮助他脱衣服,不用去,他亲自来自己服务自己。给任何人感觉到,以色列说要温和派领导,比阿拉法特更温和的在哪里,最温和的就是阿拉法特。阿拉法特说什么,做什么,都履行他的承诺。

学生:这位杰出的校友,听了您精彩幽默的演讲以后,我们对您和阿拉法特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但是现在我有两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第一个问题是,您在巴勒斯坦号称“铁人”,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号?这是第一个问题,这个“铁人”有什么特征?第二个问题是,您认为阿拉法特先生是位什么样的人,您从他身上学到了哪些有益的方面?

大使:我很喜欢第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铁人”是过去的事情,但是说实在的,现在你去任何地方,你说萨法里尼,不认得,认识我的朋友,在巴勒斯坦还是用“铁人”这个称号,并且任何人给我写信,大部分还是给“铁人”巴勒斯坦驻华大使写信。不像,但是这个铁人我希望不是表达强硬,或武力。这个是过去的事情,最好的是阿拉法特说的话,以前我们所有的游击队员老发誓:为群众献出自己的生命,现在为了和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本来为了战斗,为了和平,为了和谈,用谈判实现和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个阿拉法特最伟大的话,给我们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过去,60年代、70年代的国际形势和现在不一样了,现在21世纪是和平与发展时代,所以现在武力、战争、单边、霸权,使事情复杂化,要和谈,要和平,协商,政治解决争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可以发誓,为了和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勇敢的献出自己的生命。

学生:您好!萨法里尼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我们每天从各种各样新闻中看到,现在全世界对巴勒斯坦有很大的关注,但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内部,可能也声援巴勒斯坦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阿拉伯世界的团结程度究竟是如何的?作为同一文化、同一宗教下的这么多国家今后它有多大的可能性成为团结的、真正具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一个国家的组织,就像今天的欧盟一样在世界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大使:你说的对,中国领导人老强调阿拉伯团结,阿拉伯团结,阿拉伯团结,团结就是力量。你说的对,阿拉伯国家,阿拉伯民族,刚才我说的,一个历史、一个民族、一个文化,按理最容易团结。但是两个超级大国60年代70年代为争取他们的利益,为了好控制这个地区,不是一般的地区,你也知道,原油和它的位置,你看看,巴勒斯坦的位置,主要两万七平方公里小小的地带,可以联系红海和地中海,你看看苏伊士运河,谁控制那个地区可以控制整个地区。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在1917年,英国和法国签订了一个协议叫做“塞克斯-皮科尔”,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英国外长,一个是法国外长,这个协议把整个的地区分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从那时起,本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分成越来越多的现在的22个国家。我的意思就是,因为两个因素,一个就是外来因素,特别是两个超级大国,阿拉伯国家有的亲美,有的亲苏,所以我们好欺负的,这是我们的缺点,我们的弱点。虽然阿拉伯群众是团结一致的,但是国家政府那么多的,20多个国家,在美国的势力和威胁下,需要时间团结,如果团结,美国和其他大国都知道在那边没有饭吃。所以我可以承认我们的缺点,阿拉伯民族的缺点。按理一个民族应该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反对外来侵略,达到了那一点,那时候美国和其他大国在阿拉伯国家没有好过的,现在我们好欺负的,以色列在美国支持下可以肆无忌惮。

学生:萨法里尼先生,感谢您的演讲。首先我想对阿拉法特主席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阿拉法特主席为了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值得我们这些热爱和平的人永远尊敬和怀念。我想请教您的是,您是否认为哈马斯组织的存在严重阻碍了中东和平进程?您觉得巴勒斯坦未来的领导人应该怎么协调和哈马斯之间的关系?再一个就是自杀性爆炸事件给巴勒斯坦人民和以色列人民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和隔阂,这些隔阂将如何弥补呢?谢谢!

大使:这个真的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也告诉你,我不是官方的看法,是我自己的看法,哈马斯是一个爱国的民族的组织,但是我不太支持他们目前采取的办法来处理巴勒斯坦问题,刚才我说,针对老百姓和无辜的人们,任何武力我都反对,并且我可以说它是恐怖的。如果真正了解目前巴勒斯坦人民在被占领的地区是怎么生活的,我是北京大学的,任何人从北京大学受过教育,毕业的肯定是爱好和平的,我肯定我是爱好和平的。但是我告诉你,如果我回去,我可能压不住自己。我不能看见我的家里乱七八糟的,或是我的孩子出门上学没有回来,所以希望全世界和国际社会像对待人那样来对待我们。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年美国不允许按照中国所提出来的派一个观察部队?但是我说哈马斯可以停止所有暴力的活动,如果以色列表示撤军,接受联合国的决议,或者表示承认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合法权力。没有任何人爱死或者喜欢死,所以我们要弄清楚什么是恐怖,什么是反对侵略者的斗争。

第一,我反对任何恐怖活动,我在使馆,就是以色列实行软禁的时候,我曾经说的很清楚,如果以色列继续采取这样野蛮的行为,我们都是哈马斯,哈马斯是什么意思?就是反对侵略者;如果以色列公正的接受这个和平,接受我们建立两个独立国家,和平共处,哈马斯还不是哈马斯,威胁以色列的安全,我也反对的。这个很明确,主要问题在哪里?我去巴勒斯坦,从拉姆安拉不能到别的城市去,从一个地区没有自由去另一个地区,我们过的生活真的没有任何人能接受。哈马斯的行为,有的针对普通人,我们反对的,坚决反对的,阿拉法特每次都亲自或通过他的发言人,都反对和谴责,但是国际社会在哪里谴责以色列天天的屠杀,有的地方就是屠杀、包围、封锁很乱,进去抓个人就走了,打个人就走了,在这样美国所采取的双重标准下会处理问题么?什么时候你触犯到它的利益,你是恐怖,无论如何,你是恐怖,打!所以恐怖在美国和以色列的政策是根据它们的利益决定它是不是恐怖,所以这个双重标准没有任何人接受的。

                                                                   谢谢大家!


                                                        整理: 陈宁    湘陈


1916 - Sykes-Picot Agreement
1916 - 《塞克斯——皮科尔协定》

 
Britain and France signed the Sykes-Picot Agreement, which divided the Arab region into zones of influence. Lebanon and Syria were assigned to France, Jordan and Iraq to Britain and Palestine was to be internationalized.

英国和法国签署《塞克斯——皮科尔协定》,在阿拉伯地区划分势力范围。叙利亚和黎巴嫩由法国托管,约旦和伊拉克由英国托管,巴勒斯坦由国际共管。
 
 
1917 - Balfour Declaration
1917 - 《贝尔福宣言》
 


Arthur J. Balfour
阿瑟•詹姆斯•贝尔福

The British government therefore issued the Balfour Declaration on November 2, 1917, in the form of a letter to a British Zionist leader from the foreign secretary Arthur J. Balfour: 揌is Majesty's Government view with favour the establishment in Palestine of a national home for the Jewish people, and will use their best endeavors to facilitate the achievement of this object, it being clearly understood that nothing shall be done which may prejudice the civil and religious rights of the existing non-Jewish communities in Palestine, or the rights and political status enjoyed by Jews in any other country.

英国政府于1917年11月2日发表《贝尔福宣言》,外交大臣阿瑟•詹姆斯•贝尔福以书信的形式向英国的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表示: 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并愿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但应明确理解,不得做任何事情去损害目前巴勒斯坦非犹太人的公民权利和宗教权利,或者损害其他国家犹太人所享有的权利和政治地位。
 


1947 - Great britain withdraw & the UN partition plan
1947 – 英国撤军和联合国分治决议
 



Exhausted by seven years of war and eager to withdraw from overseas colonial commitments, Great Britain in 1947 decided to leave Palestine and called on the United Nations (UN) to make recommendations. In response, the UN convened its first special session in 1947, and on November 29, 1947, it adopted a plan calling for partition of Palestine into Jewish and Arab states, with Jerusalem as an international zone under UN jurisdiction; the Jewish and Arab states would be joined in an economic union. The partition resolution was endorsed by a vote of 33 to 13, supported by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 The British abstained.

疲于七年战争的英国急欲从海外殖民事务中脱离出来,1947年,英国决定撤出巴勒斯坦,将问题提交联合国处理。因此,联合国于1947年11月29日召开了第一次特别会议,通过了181号巴勒斯坦分治决议,在巴勒斯坦分别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耶路撒冷作为国际性地区由联合国管理。分治决议得到美国和苏联的支持,以33票赞成、13票反对通过,英国投了弃权票。


1948 - First Arab-Israeli War
1948 – 第一次中东战争
 


In Palestine, Arab protests against partition erupted in violence, with attacks on Jewish settlements in retaliation to the attacks of Jews terrorist groups to Arab Towns and villages and massacres in hundred against unarmed Palestinian in there homes , that soon led to a full-scale war. The British generally refused to intervene, intent on leaving the country no later than August 15, 1948, the date in the partition plan for termination of the mandate.

When it became clear that the British intended to leave by May 15, leaders of the Yishuv decided (as they claim) to implement that part of the partition plan calling for establishment of a Jewish state. In Tel Aviv on May 14 the Provisional State Council, formerly the National Council, 搑epresenting the Jewish people in Palestine and the World Zionist Movement,?proclaimed the 揺stablishment of the Jewish State in Palestine, to be called Medinat Israel (the State of Israel) ?open to the immigration of Jews from all the countries of their dispersion.?br>
On May 15 the armies of Egypt, Transjordan (now Jordan), Syria, Lebanon, and Iraq joined Palestinian and other Arab guerrillas who had been fighting Jewish forces since November 1947. The war now became an international conflict, the first Arab-Israeli War. The Arabs failed to prevent establishment of a Jewish state, and the war ended with four UN-arranged armistice agreements between Israel and Egypt, Lebanon, Jordan, and Syria. The frontiers defined in the armistice agreements remained until they were altered by Israel's conquests during the Six days War in 1967. .?.

在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抗议分治活动演化成为暴力冲突,他们袭击了犹太人定居点,以报复犹太恐怖组织进攻阿拉伯城镇和乡村,屠杀数以百计的非武装的巴勒斯坦平民,不久就引发了全面战争。英国拒绝介入这场战争,决意要在48年8月15日即分治决议规定的托管终止日期之前离开巴勒斯坦。

当得知英国要在5月15日离开巴勒斯坦时,Yishuv的领导人决定(正如他们宣称的那样)实施分治协议的部分内容,号召建立犹太人的国家。5月14日,临时政府委员会,也就是过去代表巴勒斯坦犹太人和世界犹太复国运动的民族委员会,在特拉维夫宣称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国家,国号为MEDINAT以色列(以色列国),并接纳分散在世界各国的犹太移民。

5月15日,埃及、外约旦(现在的约旦王国)、叙利亚、黎巴嫩和伊拉克军队与巴勒斯坦和其它自1947年11月以来一直同犹太军队作战的阿拉伯游击队组成联军。这场战争成为了一场国际冲突,即第一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最终没能阻止犹太人建国。在联合国的安排下,以色列与埃及、黎巴嫩、约旦和叙利亚签署了四个停火协议,战争宣告结束。这次停火协议中划定的国家边界一直延续到1967年,由于以色列在六天战争中的占领而被改变。 

 
1967 - The Six days War
1967 – 六天战争


 
After the Suez-Sinai war Arab nationalism increased dramatically, as did demands for revenge led by Egypt's president Nasser. The formation of a united Arab military command that massed troops along the borders, together with Egypt's closing of the Straits of Tiran and Nasser's insistence in 1967 that the UNEF leave Egypt, led Israel to attack Egypt, Jordan, and Syria simultaneously on June 5 of that year.
 

The war ended six days later with an Israeli victory. Israel's French-equipped air force wiped out the air power of its antagonists and was the chief instrument in the destruction of the Arab armies.
 
The Six days War left Israel in possession of Gaza and the Sinai Peninsula, which it took from Egypt; Arab East Jerusalem and the West Bank, which it took from Jordan; and the Golan Heights, taken from Syria. Land under Israel's jurisdiction after the 1967 war was about four times the size of the area within its 1949 armistice frontiers.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 included an Arab population of about 1.5 million.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 became a major political issue in Israel after 1967. The right and leaders of the country's orthodox religious parties opposed withdrawal from the West Bank and Gaza, which they considered part of Israel. In the Labor Alignment, opinion was divided; some Laborites favored outright annexation of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 others favored withdrawal, and some advocated retaining only those areas vital to Israel's military security. Several smaller parties, including the Communists, also opposed annexation. The majority of Israelis, however, supported the annexation of East Jerusalem and its unification with the Jewish sectors of the city, and the Labor-led government formally united both parts of Jerusalem a few days after the 1967 war ended. In 1980 the Knesset passed another law, declaring Jerusalem 揷omplete and united,?Israel's eternal capital.

The 1967 war was followed by an upsurge of Palestinian Arab nationalism. The group succeeded in gaining widespread international support, including UN recognition as the sole legitimate representative of the Palestinians.

经过苏伊士-西奈战争后,泛阿拉伯民族主义热情高涨,这也正是埃及总统纳塞尔领导的复仇运动所需要的。阿拉伯联盟军的成立要求大量部队沿边界部署,再加上埃及迫近蒂郎海峡以及1967年纳塞尔坚持联合国紧急部队撤出埃及这一系列原因导致了以色列于6月5日这一天同时向埃及、约旦和叙利亚发起进攻。战争于6天后以以色列的胜利而告终。以色列法式装备空军部队消灭了其对手的空中力量,对打击阿拉伯军队发挥了关键作用。六日战争使得以色列占领了埃及的加沙和西奈半岛,约旦的阿拉伯东耶路撒冷和西岸以及叙利亚的格兰高地。自1967年战争后,以色列管辖下的土地比1949年停火协议中划定的面积扩大了三倍。被占领土居住着大约150万阿拉伯人。1967年后,被占领土成为以色列主要的政治问题。右翼和东正教派领导人反对从西岸和加沙撤军,他们认为那是以色列的一部分。工党的观点出现分歧,一些人赞成彻底吞并被占领土,另一部分人赞成撤军,还有一些人建议只保留对以色列军事安全非常重要的区域。一些小党派包括共产党也反对吞并。但是大多数以色列人支持吞并东耶路撒冷,与城市的犹太区合并。工党领导的政府在1967年战争结束几天后正式将耶路撒冷的两部分合并。1980年以色列议会通过了一部法律,宣布耶路撒冷完整和统一地成为以色列的永久首都。

1967年战争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民族主义高涨。巴解领导下的几个游击队组织以拯救巴勒斯坦为目的,发动了对以色列军事目标的游击战争。这些游击组织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联合国认可其为巴勒斯坦唯一合法代表。


1974 - PLO representative of the Palestinian people
1974 -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巴勒斯坦人民

The Arab Summit in Rabat recognized the PLO as the sole legitimate representative of the Palestinian people. At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the UN reaffirmed its commitment to an independent sovereign state in Palestine and gave the PLO observer status at the United Nations. Yasser Arafat, chairman of the PLO, addressed the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United Nations.

1974年拉巴特举行的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一致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联合国大会重申了同意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给予巴解组织联合国观察员地位。巴解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在联大上发表演讲。

联合国242号决议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42 (1967)
of 22 November 1967

The Security Council,

Expressing its continuing concern with the grave situ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Emphasizing the inadmissibility of the acquisition of territory by war and the need to work for a just and lasting peace in which every State in the area can live in security,

Emphasizing further that all Member States in their acceptance of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have undertaken a commitment to act in accordance with Article 2 of the Charter,

1. Affirms that the fulfilment of Charter principles require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just and lasting peace in the Middle East which should include the application of both the following principles:

(i) Withdrawal of Israel armed forces from territories occupied in the recent conflict;

(ii) Termination of all claims or states of belligerency and respect for and acknowledgment of the sovereignty,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political independence of every State in the area and their right to live in peace within secure and recognized boundaries free from threats or acts of force;

2. Affirms further the necessity

(a) For guaranteeing freedom of navigation through international waterways in the area;

(b) For achieving a just settlement of the refugee problem;

(c) For guaranteeing the territorial inviolability and political independence of every State in the area, through measures inclu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demilitarized zones;

3. Requests the Secretary-General to designate a Special Representative to proceed to the Middle East to establish and maintain contacts with the States concerned in order to promote agreement and assist efforts to achieve a peaceful and accepted settlemen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and principles in this resolution;

4. Requests the Secretary-General to report to the Security Council on the progress of the efforts of the Special Representative as soon as possible.
Adopted unanimously at the 1382nd meeting.

联合国第242号决议

    联合国第242号决议是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中东问题的决议,1967年11月22日通过。 1967年6月5日,第3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对埃及、约旦和叙利亚发动了6天的闪电战,侵占了包括西奈半岛、戈兰高地、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耶路撒冷东区在内的阿拉伯土地。11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解决阿(拉伯)、以(色列)冲突的办法,会上,通过了英国提出的一项决议案。决议主要内容是:

1,以色列军撤出在最近战争中占领的领土;

2,终止一切交战要求或交战状态,尊重和承认该地区每个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及其在牢固和被认可的疆界内和平地生活而免遭武力的威胁或行为的权利。

决议还确认了以下的必要性:

1,保证该地区国际水道的通航自由;

2,使难民问题得到公正的解决;

3,通过包括建立非军事区在内的各项措施,保障该地区每个国家的领土的不可侵犯性和政治独立。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