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当前位置: 首页>阿拉伯信息中心>正文

专访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

2003年11月19日13:38

央视《新闻会客厅》:专访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






央视《新闻会客厅》:专访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

王世杰与阿拉法特在一起


央视《新闻会客厅》:专访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

王世杰与阿拉法特在一起


  11月18日央视《新闻会客厅》播出中东特使王世杰专访节目,以下节目内容实录:

  新闻会客厅: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中东问题一直是很多关注国际问题的人,很长时间始终不会忘掉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在这样一个问题当中,我们过去一直习惯看到这个国家、那个国家等等错综复杂的一种关系。从去年开始,中国拥有了面对中东问题的一个特使,前不久他第三次出访中东回来,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他。

央视《新闻会客厅》:专访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

  新闻会客厅:好,今天我们会客厅请来的客人就是刚刚从中东回来的中国中东问题特使王世杰,非常欢迎您。我印象特别深,去年您是9月份接受这个任命,11月份第一次去中东,以特使的身份,当时有这样一段话特别低调,主要是带着耳朵去倾听各方的声音,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去中东了,是否还是只带着耳朵去?

  王:应该这样说,我的任务除了带了耳朵去倾听各方意见以外,还要表明中国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中国的主张,以及在中东形势恶化,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尽量做劝和的工作。这符合我们作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负责任大国的态度。

  新闻会客厅:我是否可以理解,这次不仅带了耳朵,而且稍微多带了一点嘴?

  王:应该这样说,三次访问中我都向有关各方表明了我的立场,而且都从巴勒斯坦跟以色列人民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出发,劝他们能够坐下来谈判。

  新闻会客厅:容易吗?

  王:不容易,因为中东问题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假如追溯他的根源一个多世纪了,双方打仗打了四次,大仗,小仗不断。所以积怨很深,现在又处于一种什么呢?以暴抑暴的这种恶性循环。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领土,对巴勒斯坦人民进攻,巴勒斯坦领导状况持续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巴勒斯坦人民要起来反抗,反抗的方式我们不赞成,我跟他们说了,你们不能用伤害以色列无辜百姓的这种行动,这样不利于国际舆论,也不利于巴勒斯坦人,因为死的最多的还是巴勒斯坦人。但是我说你们这样行动不行,应该停止伤害无辜的行动,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跟以色列人民说,犹太人当年没有家园,你要建国,你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欧洲、在美洲,你要建立一个国家,你现在也要看看,巴勒斯坦人没有国家的痛苦。现在巴勒斯坦领导主义状况十分恶化,有一个统计数字说,巴勒斯坦人的现在有50%的人处于贫困线以下,而且整天受到以色列的定点清除,我去看到很多废墟,在加沙很多地方都是废墟。

  我说你们也应该考虑,中国有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们要考虑巴勒斯坦人民的情况。而且我也跟以色列方面说,以色列现在要求的安全,我们中国人理解,我们觉得也应该得到保证,因为以色列是一个国家,已经由联合国追认为国家,应该保证他的安全。那么安全由什么得来?我跟以色列国防部长、跟外交部长都说过,在第一次出访、第二次出访,我说只有通过同你的阿拉伯邻国和平共处、谋求共同发展,你要靠武力永远得不到。

  新闻会客厅:这一次作为第三次去中东,中东各方,包括巴勒斯坦、包括以色列、包括叙利亚、黎巴嫩,比如他们的领导人跟您见面的时候,态度跟第一次有什么不同吗?

  王:跟第一次不同的是,第一次的时候和平路线图还没出来,第二次访问的时候,是和平路线图刚刚出来,他们对中东和谈当时都抱有希望,普遍都支持和平路线图,尽管他们认为和平路线图,当时阿拉伯方面认为和平路线图不够全面、不够平衡,还是要求以色列人做的少,要求巴勒斯坦人做的多,但是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他们愿意抓住这个机会。但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这一次阿拉伯方面失望情绪比较大,因为不仅没有履行路线图,而且暴力行动升级,已经扩大到叙利亚、扩大到黎巴嫩。而且有一条,现在国际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对中东和平进程,对路线图的介入,要比我前两次去出访的时候,他们感到要弱。

  新闻会客厅:这是周边的一个环境,以及整个中东局势微妙变化的不同阶段,但是在这种变化之中,他们怎么面对您一位来自中国中东问题的特使?

  王:应该这样说,我当中东特使以后,包括以色列在内的有关各方都表示欢迎,当时中东特使在阿拉伯国家受到更大的欢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是公正的,中国在中东问题上没有私利,没有传统意义上利益的考虑,而且中国现在正在日趋强大,而且又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他们希望中国在中东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新闻会客厅:王特使,您刚当特使的时候肯定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就像我们短片中刚刚说的,不一定取得什么大的作用,但是会非常有意义,您现在当这个特使正好一年多了,去中东也三次了,您怎么看待中国派出自己的特使这件事,您同意这种说法呢,不一定有什么用,但是有意义。

  王:我想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更好,就是说,的确中东问题那么复杂,好多国家都在搀和,联合国通过无数个决议,进行过无数的谈判,奥斯陆会谈、马德里和会等等,都没有解决巴以之间的问题,中国特使去了就能解决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也不现实的。但是中国有人问过我,有新闻会客厅问过我,我好象记得是卢建,说你怎么对待这句话,就是不辱使命。我觉得不辱使命,我的使命是什么?我的使命就是,我的言行要符合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就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中国人劝和去的,而且我们虽然不像其他国家一样,他们有他们突出的作用,中国有中国的突出作用。中国的突出作用在哪儿?中国同阿拉伯国家有非常友好的关系,而且一直是相互支持,他们把中国作为一个可信任的朋友,我们跟以色列也同样有友好的关系,所以处于这种突出的地位,我们又在那里没有传统的利益,又主张撮合,所以我觉得双方还是都能接受的。我第三次访问,特别感觉到阿拉伯国家真正欢迎中国去当特使,为什么呢?特别是在局势恶化,国际社会介入的少的情况下,我们有我们的声音,这就是我们的作用。

  新闻会客厅:您以前跟中东的渊源也非常密切,在那儿当大使,工作好多年。但是突然角色,尤其在退休之后,角色一下变成特使,经过三次出访,经过一年多特使的身份,您对这个角色是什么理解的?

  王:我想特使的工作跟以前大使有所不同,大使是在一个国家当大使,主要的目的就是发展双边关系,振兴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发展双边关系。现在面对的情况不一样了,特使是特定的使命,就是说不仅是,当然要振兴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这是一致的,但是对这个特别的问题要进行研究,跟有关各方磋商,希望促使各方的和谈,这是比较困难的。

  新闻会客厅:从过去看,你看从去年9月份您接受任命,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三次去中东,不可为密,甚至可能比较疏,因为有很多其他国家或者机构在那儿的特使,甚至会有那儿的办公地点。

  王:有的常驻的。

  新闻会客厅:接下来,会不会您也有新的工作方法,比如说也会慢慢把频率加的更密度大一点,或者慢慢一段时间,也会有那儿的办公地点,有这种可能呢?

  王:现在还没有考虑在那儿有办公地点的问题,或者更密一点,我主要根据形势的发展,看看在这个特定的时间我们有什么工作可做,由部里,还有我们政府决定什么时候需要去,我就随时去。

  新闻会客厅:是否可以预测,未来的密度会比过去一年多,会更密一点?

  王:那不一定,但是我想会尽量,假如形势需要的话,需要我再走的话,我会去的。

  新闻会客厅:您刚才说一个词比较有意思,叫劝和,比如说对于中东问题,我有自己的考虑,可是反过来的时候大家自然也会想,中国派特使,符合我们自身的什么利益呢?面对中东的时候,中国的利益又在哪里?

  王:有人问过我们这个问题,中东我们有利益,任何国家的外交都是为了国家利益服务的。我们的利益在哪儿?最大的利益是,我就觉得我们现在国家真是继续搞改革开放,要发展我们国家的经济,十六大提出来,要抓住20年的历史机遇期奔小康。要搞建设,现在任何一个国家要搞建设脱离不了国际大环境这个情况,中东如果不稳,中东如果发生动乱,甚至发生战争,毕竟要影响世界的和平,而且会影响到世界整个经济的波动,因为那里是产油区,这样的条件,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对我们国家经济建设是不利的。我们国家经济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从这点上来说,我们中国是有利益的,我们希望和平,不仅我们嘴巴里说和为贵,我们真诚希望和平,真正希望中东稳定,这样有利于促进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有利于我们国内经济建设创造一个良好的大环境。

  另外,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们现在从中东进口原油、能源在不断增加,我们也希望能够,从这点上来说,我们也希望中东有一个稳定的环境。

  新闻会客厅:其实一个蛮有意思的情况,过去中东可能是几方势力的角逐的地方,比如说欧盟、美国、俄罗斯,还有联合国,他们也都有特使在中东地区,这一次从去年开始突然中国派出特使,他们几个传统势力怎么看待您的进入呢?

  王:他们呢,因为我宣布了以后,我当特使以后,我同四方都有接触,到现在为止,我同四方的特使或者四方的政府都有接触,我在外面出访的时候,他们在的时候,我们要交换意见。我回来的时候,我们经常通信,我跟美国的特使,最近他给我信,我还给了他回信。他们赞成中国能够发挥作用。

  新闻会客厅:但是会不会也有一种担心,传统的势力范围有新的大国进入了。

  王:他们有人是会有这种考虑的,我相信是这样,有人是会有这种想法,因为你想,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而且中国在这个地区跟阿拉伯国家有很深的传统友好关系,以前的关系也不错。假如说,有些人考虑到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当然希望别人不要搀和,是有的,但是总的来说,目前四方,美国、欧盟、俄罗斯和联合国,都赞成我们的作用,因为我们在那里不会给他们拆台,我跟这些大使都说了,我说我们中国在中东问题上,没有一种特殊的传统的利益,中国支持任何有助于中东和平的国际努力,我们没有一个拆台的问题,也没有一个竞争的关系,我们是一个互补和平的关系。

  新闻会客厅:在这一块我倒特别想问您一个问题,您在中东呆了这么多年,但是这一次,尤其这一年作为中东特使去了三次,尤其最近这一次,而且正处在中东问题让大家感觉这几年变得更加恶化,您经常跟他的上层人士打交道,他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现在中东的局面是否让你,从感情上来说让您非常担心?

  王:不仅非常担心,我还感到的确非常不安,巴勒斯坦跟以色列人民都处于一种,或者说惶惶不可终日,或者整天提心吊胆。我刚才讲了,巴勒斯坦方面,现在巴勒斯坦人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是50%,据说在加沙是70%几,整天你看房子被毁,孩子没法上学,大量的失业,这种生活他们没法过下去,说不定哪一天我的房子被毁了。那么以色列呢?也是这样,我自己感觉到,以色列本来在中东地区,乃至在世界上,都是一个经济……

  新闻会客厅:很富裕、繁华。

  王:但是最近几年经济衰退,本来以色列四海以及耶路撒冷的旅游三大宗教圣地,旅游人员很多,但是现在很少。

  新闻会客厅:萧条。

  王:萧条,而且我去了三次以色列,住的旅馆很大,但是没有多少人,有时候几乎我们这几个人,吃早饭,没有多少人。以色列这样下去也不行,前不久拉宾遇刺的纪念日,几十万人自发的悼念拉宾,除了拉宾个人的威望跟魅力以外,主要我是想以色列人民渴望和平,因为拉宾手里缔结了很多和约,而且也跟巴勒斯坦人谈,所以我觉得这种情绪是以色列人跟巴勒斯坦人共有的。

  新闻会客厅:我觉得这样一个局面,对您在那儿工作那么多年的人来说,从感情上,刚才您说不仅不安,我觉得可能还要加上一个词,有的时候看到老百姓会不会痛心?

  王:我有个照片,我在加沙地带看见很多孩子,我围着孩子,孩子当时就向我控诉这种罪行,我心里很难受,这些孩子在我们中国正是上学的时候,都是少年,正学习的时候,去课堂里念书,在甬路上玩耍,现在就不是,现在整天没书念,跟以色列对抗,也就是扔扔石头而已,有时候从他们脸上看到绝望的情绪。我想这也是很多自杀性爆炸事件的一个原因之一,没办法。

  新闻会客厅:谈到这一切必然会勾连起您在过去那么多年的一种记忆,接下来我们不妨先通过一个短片,让观众朋友一起了解一下您跟中东之间的渊源。

  (大屏幕)

  新闻会客厅:看这个经历,当时我在看屏幕、看短片的时候,我就在想,当初确定您为中东特使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您过去的这些经历,使得非您莫属?

  王:我这样认为的,不能说非我莫属,当然我们国家、我们外交部考虑让我当中东特使,有这些考虑,有我过去经历的考虑,但是并不是非我莫属。为什么?我们外交部,像我这样的,我的同龄人,同一代人里有很多优秀的外交官,他们从各方面的经验,对中东问题的认识,外交上的风格有的都比我强。那么为什么选择我呢?我说什么事情都有偶然性,也考虑到可能有些同志比较合适,比我合适,他正有别的任务,或者有的同志现在身体不太好,或者他现在还在著书立说等等等等吧,反正就选了我了,这是一种偶然,是一种机遇。

  新闻会客厅:但是如果分析一下,选择您的优势是什么,您自己的答案是什么?

  王:我想我跟我们同一代的人外交官长期在中东工作,而且我也在联合国工作过一段时间,我们驻联合国代表团,纽约。还有我可能对这个地区有一些领导人比较熟悉,所以有这个考虑,现在的确,这不是客气话,我们很多同志,外交部很多同志,跟我同龄人,比我们年轻的,有很出色的,都能担当这个事情。

  新闻会客厅:您刚才谈到跟中东有些领导人比较熟,可能也是一个考虑的因素,比如说我们谈谈阿拉法特,您跟他的交情可以说有30多年,但是最新看到阿拉法特是什么样子?

  王:我跟阿拉法特第一次认识是65年。

  新闻会客厅:快40年了。

  王:经常接触的,多的是67年以后,因为67年以后,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后,巴勒斯坦方面经过多年的斗争,阿拉法特成为了巴勒斯坦人民的领袖,当时他到中国来也很多。我当时驻叙利亚大使馆,是我们一位很尊敬的、受人尊敬的老大使秦佳林大使的翻译,他跟阿拉法特的接触,很多是我给当翻译。为了办事方便,有时候办紧急的事情,有些事情,我经常一个人去见阿拉法特,大使授权,我一个人去见阿拉法特。所以跟他那时候见面的机会比较多,经常我们在一起共进早餐,因为他很忙,早上起来,他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他要做祷告,要听读报,所以省时间,我们就在他的早餐桌上一起谈事。他这个人给我印象大体就是一个为了巴勒斯坦人民的事业,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新闻会客厅:您最近一次,最新看到的阿拉法特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精神、身体都是什么样的状况?

  王:外界有很多传说,报道他有癌症或者有心脏病,有严重的食物中毒,我看到的,以及由比较可靠方面考虑我的情况,他的确,我去了三次,三次见到他,这一次见到他,我发现他的确比较虚弱,身体比较弱,但是他思路还依然非常敏捷,反映很快,可靠的方面告诉我,有人派过医疗队给他检查身体,告诉我,他没有大病,但是有轻度的破精神病,你们大家经常看到他手抖、嘴巴抖,有这个。他们告诉我,为什么现在变得虚弱呢?就是这两年给困的,困在那个地方。

  新闻会客厅:大家在新闻中都看到了。

  王:因为阿拉法特,我知道他很少有歇的时候,有人说他是空中飞,来回汽车跑,不太闲着的人。

  新闻会客厅:突然现在一下被困到这个地方,可能对他的身体也有影响。

  王:你说我们一个人,任何人,要把我们两年多限制在一个地方,失去自由的话,那恐怕也要得抑郁症了。

  新闻会客厅:王特使,我为什么这次又用了特使这个词呢,是不是一当了特使,过去比如说你跟阿拉法特有很多感情的因素,可能非常亲切,毕竟大概打交道38条了,但是成为中东特使的时候,就要走一条中间的线路,比如跟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会怎么样?

  王:这一点我正想解释,我一当特使的时候,外电就有报道,我记得是新加坡的联合早报还是什么,有一条报道,南华早报吧,有过一个报道,从王世杰的经历来看,他是亲阿拉伯的。

  新闻会客厅:用了亲这个字。

  王:以色列人不会接受这么一个特使,其实我觉得不对,我对犹太人的感情也很深,为什么呢?我小时候在上海,我是上海人,上海长大的。那时候我们红口区有很多犹太人,我还到犹太教堂去玩过,当时犹太人处于什么情况呢?正处于在世界上遭到拒绝的迫害的时候。

  新闻会客厅:二战的时候中国上海接纳很多犹太人。

  王:中国人对他很友好,包括我们对犹太人,犹太人当时在上海卖领带的,卖肥皂的,卖领带的都是他们的,当然也有些大的,像哈同啊,房地产商也是犹太人,犹太人在上海受到良好的待遇,我们跟犹太人也是。而且的确,不知道你看过《大屠杀》这部影片没有,犹太人在二战时候遭到的这种悲惨的待遇、命运也是值得人同情的。所以我就跟以色列人说,我对犹太人也是有很好的感情,而且的的确确,我们中国人认为以色列人民、犹太这个国家有生存权。历史讲起来长了,以前阿拉伯国家当时要把以色列扔到大海里去,我们中国就不同意,周恩来就批判过这个,当时阿拉伯的客人,我自己亲耳听见,不同意这种做法,怎么已经是个国家,怎么扔到大海里去,到现在为止,我依然跟阿拉伯国家强调,以色列的生存权必须得到保证,所以并不是说,因为我在阿拉伯国家工作时间长,我同阿拉伯国家有特殊的感情,是有这个感情,这个不能否认,但同样我对犹太人也是怀有良好的心。犹太人很聪明,有60多个德国诺贝尔奖金很杰出的人物……

  新闻会客厅:杰出的音乐家也非常多。

  王:马克思、爱因斯坦都是很有名的,我也跟以色列说了,我说中国人绝对支持你们的生存权,而且中国人认为,如果你们以色列人、犹太人能跟阿拉伯民族和平共处的话,那么你以现在先进的以色列的科技经济会得到更大的发展。

  新闻会客厅:没错。您说了,那时候南华早报也曾经分析,您是亲巴勒斯坦派的,或者亲阿拉伯派的,那么在这三次比如去中东做工作的同时,以色列方面无论是从沙龙还是到其他的外交部长,在您的沟通过程中,是否也经历了由观望,甚至一点点怀疑,到现在会改变一些看法,看到您中立的态度?

  王:他对我的说法他没提出反对意见,也希望中国发挥作用。当然他们提出要求,两个人打架,经常会这样的,是你先动的手,你不对,所以你必须先停止这些行动,我跟他们说这个事情,现在重要的是你们双方同时……

  新闻会客厅:别再动手是最关键的。

  王:大家动嘴好不好,坐下来谈,有问题坐下来谈,但是这很难。作为我跟巴勒斯坦我这次去,每次去,我这次去跟阿拉法特就说了,阿拉法特主席,库赖也在,厦斯也在,我说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这种伤害以色列无辜的极端暴力行为,这个不利于你们争取国际舆论,不利于国际舆论的同情,也不利于争取以色列人的同情。以色列觉得你老这么爆炸……

  新闻会客厅:隔三差五就一声。

  王:所以呢,你们应该立即停止,否则的话,受伤害的还是巴勒斯坦人,自杀性爆炸炸了十个人,对方一报复,几十个人就完了。的的确确确,我们从心底里,中国人,包括我自己个人,从心底里感觉到双方都应该从双方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坐下来谈,但是很难很难。

  新闻会客厅:刚才您说两个人打架然后劝架,尤其要劝和,这个比喻特形象,但是不是劝架的人在目前巴以双方之间是特别不好干的?

  王:是有困难,因为你讲话,我的确是这样,我跟以色列外交部长、国防部长,以色列驻华大使我都谈过。我说我今年要避开我个人的一切感情,从事情劝和的立场出发来做,但是我也不能忽视是非曲折,到底这件事谁是是,谁是非,我们中国人应该有中国的态度,我们有我们的原则立场,这一点不能含糊。所以双方有的时候对我们新闻发言的表态,都不满意,都觉得,特别是以色列方面,都觉得更多的向着他们,那怎么行。你不能说一个和事老就失去原则,不讲是非,那也不行。

  新闻会客厅: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王:我们的原则很简单,以联合国决议为基础,以土地换和平为原则,双方互谅、互让,达到和平解决,实现犹太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和平共处,共同发展。

  新闻会客厅:在这样的原则之下,将来提供给您的涡旋空间会变得更大吗?

  王:我想我们中国的立场,因为我觉得我们中国立场是公正的,是正义的,是会越来越多得到人们更多的支持。

  新闻会客厅:无论是从巴以方面还是从我们自身的方面,包括您个人的方面,是否期待这个角色,中国的中东特使的角色能在面对中东问题的时候,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可能空间和结果?

  王:我个人希望,我们中国能够跟国际社会一起在联合国的框架的内外,一起来跟阿拉伯、以色列,跟国际社会一起努力来促进和平,光靠中国也不行。

  新闻会客厅:大家可能马上会想到,一谈中东问题马上就会想到巴以,但是您每次去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不仅是巴勒斯坦方面或以色列方面,像黎巴嫩、叙利亚、约旦这些国家你也都会去,跟这些国家,主要是面对巴以问题同时,是否也会考虑其他问题?

  王:那当然,很明显一个例子,现在在巴以这个问题上,有中东和平路线图,那么叙利亚跟黎巴嫩对这个,他们也支持,巴以能和下来,我们也没意见,但是他们同时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关注叙利亚跟以色列之间的问题,黎巴嫩跟以色列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中国的态度也是很明确的,我在第二次访问中东的时候提出了,中东问题的五点主张,其中第四点就是关于这个问题,就是希望也是以同样的,以马德里和会为基础,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希望叙利亚跟以色列,黎巴嫩跟以色列也能够进行和平谈判,实现和平解决。

  为什么呢?巴以争端是阿以争端的一部分,阿拉伯跟以色列争端的一部分,叙利亚是这个争端中间的重要一方,因为他跟以色列也打过仗,也有领土备战。如果没有叙利亚,没有叙以之间的和平,那么中东和平是不全面的,不全面的和平,就不可能是持久的和平,这一点以前有过西方的一个很有名的外交家吧,说过这样一句话,中东,没有埃及中东打不起大仗,但是没有叙利亚,中东也没有和平,这说明这是相关联的。所以他们对于这方面的特殊要求,我也觉得这个要求是对的。

  新闻会客厅:您看您跟中东之间的关系,60年代在那儿工作过,90年代在那儿工作过,现在作为特使又经常回去,现在比那个时候好吗?

  王:当然世界都在发展,我觉得所有的阿拉伯国家,还有以色列,都是因为中东问题没有解决受到牵连,经济发展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你像阿拉伯方面来说,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他们不得不把精力,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自己的防御上,国防建设上。以色列也是这样,我刚才说过,以色列是科技很发达、经济很发达的一个国家,如果这个问题解决的话,以色列很可能在这个地区是没有人能够跟他相比。

  新闻会客厅:如果做一个个人化的问题,比如由于您在中东工作那么多次,那么多年,现在要是让您想起中东最美好的画面的时候,往往先进入您脑海的会是什么?

  王:我就觉得,我是57年第一次到中东,那是刚刚结束中东战争,我觉得那个时候中东还是比较繁荣的,虽然已经发生阿以争端比较繁荣,比较平静,老百姓的生活也比较舒服。那么经过这几次战争,所有阿拉伯国家,加上以色列,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了战争。现在经济建设都受到动乱跟战争的影响,拖了后腿,黎巴嫩本来很美,我在66年、67年的时候到黎巴嫩去的时候非常美,后来由于中东,那时候是中东第五次战争,82年那次,好多地方都成了废墟了,当然现在在黎巴嫩政府的领导下逐渐恢复了,但是也失去了昔日的繁华景象。

  新闻会客厅:跟中东这样的一个热点,而且始终有问题,不断有战争,不断有冲出的地区打了快一辈子交道,你个人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一个感受是,我觉得当地的老百姓太惨了,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很多都花在枪炮上,生命损失不算,当时有一个统计,在埃及跟以色列实现和平以前,埃及为了战争,在经济上损失了600亿美元。

  新闻会客厅:600亿美元。

  王:那是当时的数字,你可想而知,现在叙利亚我去看了,他有很多地方,叙利亚人也是,这些阿拉伯人跟犹太人都是很聪明的,他们不得不,现在生活水平滞后,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个原因。

  新闻会客厅:个人的最大感触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域,一辈子或有意或无意跟他结缘呢?

  王:我觉得我能够,我们几个同志一起,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问题,最大的热点这个领域工作,也感到是一种挑战,但是有时候也觉得很疲劳,何时能解决,大家信心都不足。

  新闻会客厅:我正好想问这个问题,不乐观是吧?

  王:不太乐观,但是不乐观,还是有希望,希望最大的根据,人家说你还说有希望,都弄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希望?我说最大的希望在哪儿,我觉得我总感觉到有这么一个论点,以色列认为犹太人跟巴勒斯坦人双方都不再,不能再继续忍受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对他们的伤害太大了,所以就会发生像悼念拉宾这样的行动,所以也会发生阿拉伯人达成的共识,以前把以色列当成他们的天敌,不共戴天,现在也愿意和他和平共处,这是最大的改变。

  新闻会客厅:都受不了现状了。

  王:怎么能继续下去呢?但是我说是这么说,我看这个情况还得继续一段时间。

  新闻会客厅:我这儿最后一个问题,接下来您特使准备怎么当呢,会不会有一些变化?

  王:我现在还没有考虑到变化的问题,需要我的话,我继续执行我的任务。

  新闻会客厅:接下来,我们看看场外很多观众向您提出问题,手机尾号4983的一位朋友问,您已经退休了,现在又被请出来,您打算什么时候再次退休,您觉得您做中东特使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才会退休?

  王:这个问题太难了,我觉得我出来工作,是接受组织对我的召唤,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性的工作,我也相信很快会有比我更年轻的人能够担当这个任务,到时候我就退下来。

  新闻会客厅:但是这个问题挺有意思,我们不妨做个假设,您觉得您做中东特使要达到什么目标才会退休,他从普通人的角度?

  王:不是达到什么目标,具体的目标,你说我们,巴勒斯坦跟以色列实现和平,我很难估计什么时候。

  新闻会客厅:接力棒一棒一棒可能往下传。

  王:但是我想呢,因为刚才我说了,挑我当中东特使,不是以后我个人有什么独道之处,而是因为很多因素造成的,有个机遇,好多人,可能别的现在有别的事情,年轻人有别的事情,将来这种人多得很,会继续干这个工作。

  新闻会客厅:手机尾号为3658的观众朋友问,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您这次中东之行中如何把握和不同民族,特别是阿拉伯和犹太两个民族交往之间,分寸火候和尺度?

  王:首先一点,我们刚才说了,我们是有原则的,要有个是非曲折,同时在我对外发表言论的时候,我尽量避免事件任何一方。

  新闻会客厅:选择语言的时候格外注意。

  王:对,在表态的时候,因为特种嘛,实际上也是这样,任何东西,就觉得语言上的谴责,强烈的表态,有时候无意于解决问题,特别不能刺激任何一方。

  新闻会客厅:手机尾号0058问,关于最棘手的耶路撒冷问题在双方都不相让的情况下,您觉得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和计划呢?

  王:有人问我,你们中国还有什么新的招没有,有什么新的方案没有,我就这样回答,关于中东问题的方案你要找书的话,几百页,各种各样的方案,从开始到现在太多了,耶路撒冷问题同样有很多种解决方案,问题是双方要拿出诚意来,踏踏实实谈,根据各自的需要,根据势力来互让。打架一样,哪一个人都要说我得到全部,不可能。

  新闻会客厅:谈判是妥协的艺术,是双方都要让步。

  王:必须妥协,而且我想真正坐下来,大家双方真正考虑到本国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的话,我想是会有办法找到解决方案的。现在联合国有很多解决方案。

  新闻会客厅:网络上有一位观众朋友提问,中国有没有考虑参加中东各方的多边会谈?

  王:我们准备,中东和会,多边会谈我们以前也参加过,在马德里和会以后,有好多多边会谈我们都参加了,因为中国是一个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像这种国际的多边性的问题要解决的话,我们中国是准备参加的。

  新闻会客厅:最后一个问题,其实也是最该在这儿问,您此次作为中东特使之行,有什么您觉得特别值得骄傲的成果?

  王: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骄傲的成果,因为中东问题那么棘手,好多高手在那儿都……

  新闻会客厅:都皱着眉头。

  王:包括最早美国穿梭中东的国务卿金辛格博士,后来罗杰斯,像现在俄罗斯的外交家普林马克夫等等。但是我能感到,自己感到欣慰的,能做一点事情,假如说……

  新闻会客厅:这个问题我换一个问法,如果说谈骄傲的成果很难的话,让您骄傲的是什么?

  王:让我骄傲的是,各方都越来越重视我们中国的大国地位,为什么?这句话以前都是这么说的,弱国无外交,只有我们国家分量重了,只有我们国家自己发展好了,我们在国际上的分量就会更重,说话就会更有人听。我想各种东西都有关系,我们的经济发展,包括这次神舟五号上天,包括成功的回来,我这次出去好多人都谈到这一点,他们现在渴望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新闻会客厅:您说话的分量也就越来越不同。

  王:那当然了,这个我亲身经历了,当然解放以前,国民党自己的屈辱外交我没经历过,书上看到了,但是的确我从事外交工作也快半个世纪了,不到半个世纪,40多年。我也感到随着我们国家逐渐的发展,中国人在国际上腰杆直,是一天比一天强。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