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梦里花落知多少

日期:2010.05.29 来源:阿拉伯信息交流中心

阿拉法特 穆斯塔法·萨法日尼博士,阿拉法特38年的挚友、前巴勒斯坦驻华大使、阿拉伯信息中心主任。萨法日尼和阿拉法特的父子之情是20世纪60年代末在黎巴嫩南部并肩战斗时结下的。在这个世界人民牵挂阿拉法特的特殊时期,我们独家专访了被称为“阿拉法特儿子”的萨法日尼博士。

 
11月6日,当记者步入北京城北萨法日尼博士的办公室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间小屋里摆放着的一尊毛主席的半身白瓷雕像,过了这间小屋便是萨法日尼博士的私人办公室了。

故事一 “阿拉法特收我当儿子”

20世纪60年代,那时的萨法日尼还是一个年轻壮实的小伙子,在同以色列军队的的战斗中表现得英勇异常,屡建奇功。阿拉法特先是赐予他“铁人”的称号,后又将他收为义子,从此,萨法日尼的英雄传奇便在巴勒斯坦流传开来。

萨法日尼颇为骄傲地对记者说:“如果你向巴勒斯坦朋友提起‘铁人’,他们一定会非常惊讶,并且跟你亲近不少,因为只有巴勒斯坦最亲密的朋友才知道‘铁人’就是我!”萨法日尼指着阿拉法特的那张大幅照片说:“照片上的字是阿拉法特1988年亲手写给我的:‘我亲爱的铁人兄弟,希望我们能够在东耶路撒冷早日完成建国大业!’”

故事二 阿翁首战成名的“军事机密”

1948年,19岁的阿拉法特就参加了第一次阿以战争。1956年,阿拉法特又在埃及参加了第二次阿以战争。那时的阿拉法特相信,要夺回失地只有靠武力。于是,阿拉法特和他流亡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巴勒斯坦战友成立了地下武装组织法塔赫。1964年,他们又成立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带着那个时代的痕迹,阿拉法特赋予了巴解组织一个誓言——以武力夺回巴勒斯坦的土地。

谈到阿拉法特的军事才能,萨法日尼跟我说起了一个“绝对的军事秘密”。

1967年,阿拉伯联军在“六日战争”中被以色列击败。之后,阿拉法特领导他的游击队加强了对以色列的游击战争。阿拉法特采取“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以三四十个人为一个游击小组,把以军和他们的坦克引到卡拉马,然后关起门来,将他们一一歼灭。此场战争大获全胜,对所有阿拉伯国家来说,这场战争绝对不同寻常。因为自战争以来,这可是阿拉伯方面第一次抓到以色列的俘虏,第一次搜剿敌人的坦克,第一次见识到了以色列的国防军也不过如此。

在游击战中萨法日尼意外地发现,“在以色列的坦克里面,坦克手是被铁链子铐住的,那是以色列指挥官害怕他们的士兵半路脱逃采取的措施,真不可思议!”

打完这场胜仗之后,他们拉着抓来的以色列俘虏和缴获的坦克上街游行,那时真是开心极了。萨法日尼笑呵呵地说,这是以色列这么多年来一直想知道的“绝对军事机密”。

故事三 放下枪杆子,伸出橄榄枝

阿拉法特心系巴勒斯坦事业,他属于巴勒斯坦这个被蹂躏、被剥夺权利和土地、心中充满仇恨的民族。然而,阿拉法特的内心又是矛盾的。经过了几十年的血雨腥风,他发现,枪杆子不仅没有帮助他夺回一寸土地,相反,战争却使他离自己的土地越来越远,巴勒斯坦问题成了阿以问题,没有人提巴勒斯坦了。阿拉法特开始认识到,和平解决冲突是惟一的出路。然而在巴勒斯坦人民的眼里,和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能心平气和地坐到谈判桌前?先不要说别的组织了,就连他自己领导的法塔赫都不能被说服。但是形势非常严峻,如果再起争端,双方会继续陷入战争的苦海。所以阿拉法特便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个一个地说服。 

结果他成功了。国际社会重新将目光投向巴勒斯坦,他们第一次把阿以冲突真正转向巴以冲突。

1974年,阿拉法特来到纽约,参加了那一年的联合国大会。在联合国的讲台上,阿拉法特第一次向全世界表明了他的和平意愿。然而,他举起的橄榄枝并没有被他的敌人,甚至是他的阿拉伯朋友所接受。世界局势在1988年发生了巨大变化,随着冷战接近尾声,和平的呼声占据了世界主流。阿拉法特再一次伸出了橄榄枝。那年的9月份,他在阿尔及尔宣布成立巴勒斯坦国,承认包括以色列在内的所有国家在中东地区的生存权利。1990年,阿拉法特又宣布承认以色列国。阿拉法特的勇敢迎来了全世界的喝彩。

1991年,由美国、欧盟等国组织中东和平国际会议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召开。马德里中东和会确定了阿以和谈的基本框架:开幕式为各方提供了一个论坛;双边会谈将解决以色列与有关冲突各方的争端;多边会谈的目的是促成该地区各方之间建立信任、构造中东的未来。

事实证明,阿拉法特的决定是正确的。巴勒斯坦的领土从最初的约旦河西岸到加沙地带一块一块地回到了巴勒斯坦一方。

特别是1992年拉宾上台后,主动启动了中东和平的车轮。1993年9月,拉宾与阿拉法特签署了巴以和平条约。8个月后,双方又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协议。以色列同意分阶段从其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撤军,并最终讨论巴勒斯坦的地位问题。当萨法日尼谈到此处时,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拍手叫好起来。

故事四 “巴勒斯坦之父”的威严

阿拉法特有今天的地位全靠玩手段的说法遭到了萨法日尼的反驳。他说:“巴勒斯坦人民并非等闲之辈,能找出一个让他们心悦诚服的领导人并非易事。”说到这里,萨法日尼不由伸出了拇指:“你知道,巴勒斯坦人民视他为‘国父’,是他赋予巴勒斯坦力量。但以色列为了削弱他的影响,将他软禁于拉马拉的官邸之中。”萨法尼日愤怒地说,“以色列不顾联合国的决意,不顾巴以双方达成的协议,不顾人道主义,把一个国家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软禁在自己的国土内,我们的民族感情到底在哪里?”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阿拉法特的威严依然不可侵犯。为了对巴勒斯坦当局内部进行改革,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软禁于官邸3年之久的阿拉法特一声令下竟然撤去了加沙地带和西岸的两位实权安全官员———贾巴利和拉朱布。”

谈到此事,萨法日尼流露的惊讶之情远远多于敬佩。他认为,在任何一个国家,不会有实权人物甘心听从于一个被软禁了3年的领袖。

谈到阿拉法特的病情,萨法日尼说:“很多人以为,以色列人会对阿拉法特的离开庆幸不已,实际上他们错了。你们信不信,其实心里哭的以色列人可能比巴勒斯坦人还多。”

萨法日尼所言不虚。就在记者采访他的同一时刻,美国有线新闻网和香港凤凰卫视报道说,一些正统犹太教成员和穆斯林聚集在阿拉法特接受治疗的法国贝尔西军医院为他守夜。参加守夜的人包括克莱马特清真寺的教长,以及两位正统犹太教成员,犹太拉比韦斯和莫伊舍·阿里耶·弗里德曼。弗里德曼说:“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表达我们和穆斯林兄弟姐妹们是团结在一起的。”韦斯是从美国赶到巴黎的,弗里德曼则来自维也纳,他们都称自己反对犹太复国主义。

萨法日尼不无担忧地说:“目前的中东局势十分不稳,如果现在世界上没了阿拉法特,往远了不敢说,往近了,只会使更多的人体炸弹出现。”所以萨法日尼认为,如果阿拉法特真的离开人世,整个中东地区都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