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活动>正文

迈向成功一步

日期:2010.05.29 来源:阿拉伯信息交流中心

2000年第5期

戴维营会谈:迈向成功一步——巴勒斯坦驻华大使谈巴以和平进程
    本刊特约记者 阿东
    8月3日,巴勒斯坦驻华大使穆斯塔法·萨法日尼博士应邀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就中国学者关心的阿以和谈等问题发表了演讲。现详细介绍,供参考。
    萨法日尼大使首先指出,前不久结束的巴、以、美三方戴维营会谈并没有失败,相反,取得了很大成就。这次会谈的结果是巴方以前所预料到的。在会谈开始前,巴方就曾向美国总统克林顿和以色列总理巴拉克提出过忠告:这次会谈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为了会谈成功,应努力作好准备。巴方当时提出,双方要尽可能作好一切准备,不要冒险。巴方以为,首脑会议应给和平进程一个很好的机会。因此,如果不很好地准备,可能会遇到困难和失败。克林顿总统也认为,巴以双方应该在就许多问题达成共识的前提下召开首脑会议。由于不久前在日内瓦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会晤失败,克林顿总统对举行巴、以、美三方首脑会晤有所犹豫,他不希望再看到一次不成功的首脑会议。因此,克林顿总统当时同意了巴方的建议。但巴拉克没有同意巴方的建议,仍要召开一次三方首脑会议。巴拉克称,如果不举行一次巴、以、美三方首脑会议,他本人就不再继续与巴方谈判。巴方经过权衡,最后同意召开这样一次首脑会议。戴维营会谈最后虽然没有达成协议,但我本人认为,这次首脑会议还是不错的。巴以双方第一次面对面地谈论具体、复杂而又敏感的问题。双方了解了对方的观点,如:难民问题、犹太定居点问题、耶路撒冷问题等。坦率地讲,许多问题几乎达成协议。以前双方在这些问题上没有相同的立场,通过谈判取得许多接近的立场。因此,我本人对这次会谈的评价是:它为以后的谈判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个人绝对不会说这次会谈是失败的,它是今后成功的第一步。所以,前几天,巴以又恢复了接触和谈判。最近的接触主要讨论了两个问题:一是关于以色列撤军问题,二是释放巴勒斯坦政治犯问题。因此,戴维营会谈对以后的谈判来说是有益的。为以后达成共识打下了基础。
    萨法日尼大使说,巴方爱好和平,签署了《奥斯陆协议》以后,又签署了1993年10月的《华盛顿原则协议》1995年5月的《开罗协议》、1997年的《希布伦协议》1999年的《怀伊协议》及今年年初的《沙伊赫协议》巴方一直希望能执行这些已签署的协议。根据国际法,两个政府间的协议应很好地得到履行。以色列这几年接连更换政府,后继政府往往不再执行前届政府与巴方达成的协议,而是要求修改协议。即使拉宾担任总理期间,也要求修改1993年10月达成的巴以《华盛顿原则协议》。1996年以色列利库德集团上台,内塔尼亚胡拒绝执行《奥斯陆协议》的有关内容,要求对协议进行修改。1997年达成的《希布伦协议》,是巴以对以前协议的一次修改。但内塔尼亚胡仍不愿执行,后又在美国签署了《怀伊协议》。巴拉克政府取代内塔尼亚胡政府后,以巴于今年初达成了《沙姆沙伊赫协议》,但这个协议到现在并没有得到执行。根据1993年《奥斯陆协议》的规定,巴以冲突应分两个阶段解决,也就是分过渡阶段和最后阶段两个阶段来解决。早在
    1991年,中国外长钱其琛在会见21个阿拉伯国家驻华使节的一次会议上就指出,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应先解决一些容易解决的问题,难以解决的问题待到以后去解决。这是很有眼光的见解。巴以分两阶段解决冲突的想法,可以说是受到了这种见解的启发。
    萨法日尼大使指出,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规定,5年后巴方有权宣布成立巴勒斯坦国。当时规定,在过渡阶段的最后,以色列应从1967年占领的被占领土90%以上的范围撤走,由巴勒斯坦人自治。巴方也同意,另外10%的地区,包括耶路撒冷、犹太人居民点、以色列军事基地留到最后阶段解决。巴以同意过渡阶段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巴方先在加沙和杰里科地区自治。此阶段巴以执行协议较为顺利,巴勒斯坦顺利建立了民族权力机构。佩雷斯与巴方在1995年5月4日达成的《华盛顿协议》,是要执行过渡阶段第二阶段的内容。但不久,拉宾遇刺,内塔尼亚胡上台,停止执行此阶段协议。经过谈判,巴以达成《希布伦协议》,该协议把第二阶段以色列要执行的撤军范围规定得很清楚。内塔尼亚胡只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撤军。美国和欧共体对以色列第二阶段的撤军作了担保。但内塔尼亚胡停止执行第二阶段撤军。巴拉克上台后,提出对过渡阶段谈判的时间程序作调整。他说,如果在过渡阶段结束时归还90%的领土,那最后阶段谈判还谈什么?他提出要求,把过渡阶段谈判剩下的问题与最后阶段谈判的内容结合起来一起解决。巴方同意了这种安排。因此,新的巴以谈判基本上按两条路进行。一条路是谈判过渡阶段遗留下来的问题,如撤军等,应在2000年2月完成。第二条路是最后阶段的谈判应在5个月内达成协议。但巴方提出,双方如就最后阶段的谈判达不成协议,也不应妨碍以色列按规定兑现过渡阶段撤军范围的承诺。巴拉克只是完成了过渡阶段的第三阶段的以色列撤军范围,也就是到目前为止,巴勒斯坦只是控制了被占领土44%的范围,没有达到最后阶段谈判开始前以色列应撤军的范围。因此,以色列迄今没有完成过渡阶段中第二和第三阶段应完成的撤军范围。
    萨法日尼大使说,目前过渡阶段的期限早已到期。以前的协议明确规定,过渡阶段期限过后,巴勒斯坦有权自行决定宣布建国事宜。巴勒斯坦按理应在1999年5月4日宣布建国,但恰逢以色列大选。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在1999年5月4日前,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走访了60多个国家,决定推迟宣布建国。其中在4月访问中国期间,江泽民总书记与阿拉法特的会晤,对阿拉法特决定推迟宣布建国起了重要的作用。为了和平进程的发展,巴勒斯坦终于作出让步,推迟宣布建国。现在,很快面临一个9月13日的问题,因为阿拉法特已经宣布将在9月13日建国。从法律上来说,按照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巴以达成的有关协定,巴勒斯坦有权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我现在的感觉是,巴拉克内部有许多困难,阿拉法特困难也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巴、以、美三方会议不可能很快达成协议。在戴维营会谈中,巴拉克曾对阿拉法特说:巴方不要对以色列施加太大的压力,否则以后阿拉法特的谈判对手就可能是沙龙了。阿拉法特答曰:以色列应很好地执行与巴勒斯坦签订的协议;耶路撒冷问题应该得到解决,不然的话,以色列或许在阿拉法特还没回到巴勒斯坦的情况下,不得不和亚辛(哈马斯领导人)对话。因此,在双方内部都存在着很强的反对派的情况下,戴维营会谈应该说还是取得了成就。
    萨法日尼大使接着说,关于耶路撤冷问题,以方提出的方案要点有:耶路撒冷旧城,巴方可拥有主权,但只是地上面的主权,以色列还要进行地下考古发掘,这个权力归以色列。另一种方案是,旧城部分地上主权(行政管理权)归巴方。但巴勒斯坦不能在这方面作出让步。耶路撒冷有5000年的历史,可是以色列认为只有2000多年的历史。考古发掘已表明,耶路撒冷属于阿拉伯人。不过,为了适应20世纪的国际现实,巴方已经承认双方可以分享耶路撒冷,双方应公正、公平地解决耶路撤冷问题。联合国分治决议(181号决议)对巴、以各自的面积有明确的规定。关于耶路撒冷问题,前不久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提出过一个方案,认为,耶路撒冷既不属于以色列,也不属于巴勒斯坦,而是一个圣地,应归全世界。巴以谈判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巴勒斯坦最终地位问题。巴勒斯坦有权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这一点是有关协议早已确定了的。目前最重要的是解决巴以谈判剩下的问题,如耶路撒冷问题,应努力争取谈判
    解决这些问题。
    演讲结束后,萨法日尼大使还回答了中国学者关心的几个问题。
    1.关于9月13日巴勒斯坦宣布建国的问题萨法日尼大使指出,巴勒斯坦对和平进程一
    直抱乐观态度。巴勒斯坦坚持宣布建国的决定是基于主权和民族感情的考虑。中国在主权和民族感情问题上的坚定立场为巴勒斯坦人民所赞赏。江泽民主席在不久前访问中东时,在以色列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犹太人在到巴勒斯坦建国以前,受到了别人的迫害。犹太人在建国后不能以别人对他们的态度来对待巴勒斯坦人。9月13日建国的问题是一个主权的问题。巴勒斯坦人有权宣布建立自己的国家。
    巴勒斯坦人是爱好和平的,但巴勒斯坦人也是有民族感情的。我自己现在50多岁,我是一名游击队员,身上留有子弹。在离开巴勒斯坦来到中国以前为自己的民族权利战斗过。巴勒斯坦有许多英雄为争取民族权利奋斗过。现在为了和平解决争端,我们又为和平作一切努力。现在巴勒斯坦只控制40%的被占领土,而且是分散的,以色列仍控制着这些领土的交通联系。即使是阿拉法特本人,如果要从巴勒斯坦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要受以色列的控制。巴勒斯坦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但现在拥有的领土却遭分割,并受别人的控制。今年中国领导人访问巴勒斯坦,我作为巴勒斯坦驻华大使,要回国接待中国领导人,想早几个月回巴勒斯坦做接待准备工作,却不能成行,只因为巴勒斯坦受以色列控制。在涉及民族感情的问题上,虽然哈马斯现在反对和谈,不代表大部分巴勒斯坦人的意愿,但在号召捍卫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方面,哈马斯仍然可以影响95%的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反对任何恐怖活动,但在捍卫民族主权方面,如果受到外界压力太大,也是要出问题的。以色列一直强调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事实上,以色列建国后的安全一直得不到保障,直到阿拉法特回到被占领土建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后,以色列才得到了安全。
    萨法日尼大使接着指出,9月13日宣布建国是巴勒斯坦人民自主的选择。在宣布建国前,巴勒斯坦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保证,但不是美国的保证,美国站在国际警察的立场上,站在以色列一边。现在一些以色列人说,如果巴勒斯坦单方面宣布建国,以色列就有权重新占领巴自治区。如果以色列这么做,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代表在戴维营会谈后几天就重新接触,反映了双方在认真考虑面临的问题。我认为,重新占领的事不会发生,以色列人是在说大话。历史上曾发生过这样的事。在60年代时,几名巴勒斯坦游击队员袭击被占领土上的犹太人定居点,定居者闻风而逃,这反映了他们心虚的一面,他们知道他们占领的土地不属于他们。同样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一幕:赤手空拳的巴勒斯坦老人可以面对着敌人的坦克站在自己的土地上不撤走。这种对比反映了人和土地的关系。为了捍卫自己的土地,人是会作出牺牲的。9月13日是巴勒斯坦根据巴以双方达成的协议而确定的巴建国的日子。巴勒斯坦也有其他几个可以选择建国的日子,如:11月29日(联大181号决议通过的日
    子);1月1日(巴勒斯坦爆发革命的日子);11月15日(1988年巴勒斯坦在菲斯会议上宣布独立的日子)。阿拉法特在会见法国总统时说过,巴勒斯坦也可以在其他合适的时机宣布建国。阿拉法特会根据和平的利益而作出建国日期的选择。国际社会也应保证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以不至于使巴勒斯坦宣布建国的日期越推越远。
    2.关于耶路撒冷问题
    萨法日尼大使指出,1995年披露了一个所谓“阿布一马赞文件”,实际上并没有这样一个文件。贝林本人也否认有这样一个正式文件。把所谓的“阿布一马赞文件”的重要性放在巴以正式谈判耶路撒冷问题所达成的一些共识之上,是别有目的的。事情的真相是,巴以双方4个研究人员非正式地讨论将来要谈判的耶路撒冷问题,其主要内容是交换耶路撒冷周围的一些城镇和地方,但没有达成正式的文件。一些中国学者曾问我,如果以色列不归还东耶路撒冷,你们怎么办?这反映了中国学者着急、同情、支持巴勒斯坦的一面,但这个问题也许要由研究中东问题的学者自己来回答。以色列有一个“哭墙”的传说。1967年以后出现的所谓“哭墙”,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为阿克萨清真寺下面的墙基就是犹太人的遗址。巴勒斯坦现在同意以色列可以拥有“哭墙”的主权,犹太人可以自由出入。耶路撒冷有许多宗教圣迹,包括犹太圣迹。这个问题在181号决议已有规定。但目前的问题是,根据联合国安理会这一决议,东耶路撒冷应完全交还巴勒斯坦。联合国181号决议规定的巴勒斯坦有2.73万平方公里。巴勒斯坦在1967~1974年间反对联大242号决议,现在大部分人承认这一决议,但巴勒斯坦人不会在东耶路撒冷问题上作出让步。有许多国际上的决议要求以色列归还东耶路撤冷。如果以色列坚决不归还,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我想以色列人会明白:耶路撒冷的决定权不完全取决于巴解和阿拉法特,全体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世界都有权决定耶路撒冷的命运。前不久,美国总统克林顿发表讲话,表示美国准备把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引起全体阿拉伯人反对。像伊朗这样的穆斯林国家也发表声明,认为美国这样做,将是对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挑战。还有一点应该强调,巴勒斯坦宣布建国了,不一定表明耶路撒冷问题就解决了。
    (责任编辑:易 水; 责任校对:贾丽华)

最新资讯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